Tag Archives: 計劃

回應時代的轉變─「疑無路?又一村! ——服侍中國教會的轉變與更新」專題講座

SONY DSC

◎編輯室整理

今年是「證主」服侍中國教會進入第五個十年。由文革期間為中國內地教會守望禱告開始,「證主」在不同時期以不同事工回應內地教會的需要。踏進第五個十年,也是香港回歸中國16年之際,中國教會仍在不斷轉變,境外教會及事工機構應如何回應這種轉變?這便是9月23日「疑無路.又一村──服侍中國教會的轉變與更新」專題講座的舉辦目的。

是次講座與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合辦,共有90多位關心及積極參與服侍內地教會的同工參與。講座舉行當天早上10點才除下八號風球,下午感恩地看到與會者擠滿會場,全情投入三小時的講座,當中不乏參與中國事工多年的「老行尊」,也有非常關心中國教會但不懂如何在堂會開展中國教會服侍的牧者。

 

邢福增:重新定位的重要

第一位講員是邢福增博士,他的講題是「三自.三互.三通.三不──從中國教會發展看境外宗教互動」。邢福增博士先從歷史發展角度,按著時間發展,把教會發展分成數個不同處境的階段,從內地解放(1949年)、文革時期、改革開放及至今,按重點加以論述,讓與會者一覽近60多年來中國教會發展的面貌。他更同時分析香港教會和機構在各個時期參與中國教會事工的情況:解放前關係較為親密,文革時轉為禱告守望,改革開放後再度並肩前行,到現在的重新定位。他特別強調要了解內地教會的「土法」(本色化)運作,不要單方面硬套我們的觀念和做法。邢博士也提到一個值得注意的數據,根據中國社科院2010年的普查,發現有73%的中國基督徒是在1993年後信教的,也就是說有七成多的信徒信主年日多數在20年或以下,教齡並不算長。

提到今日的角色,邢博士提醒境外機構和教會,若要繼續服侍中國教會,必須對中國有更新的認識,事工模式也需要更新轉化,以切合現今教會的需要。此外,隨著強國形象出現,內地和香港在政治及社會民生方面互動頻繁,再加上香港年輕一代的本土意識增強,我們難以看到年輕一代參與內地教會服侍。除了角色定位,境外參與還存在接班人的隱憂。不過,隨著近年來到港進修的神學生數量不斷增加,邢博士看到神學教育對未來中國教會發展起著重要作用。

 

陳劍光:了解國情,發揮自己

第二位講員陳劍光博士的講題是「中國新領導、中國前景及宗教發展」。陳博士從宏觀角度看中國現今的發展,提出近六十年來中國發展上一些值得注意的數據資料,包括人均壽命由36.5歲上升到73.4歲;7億人口脫貧;連續30年國民生產總值(GDP)增長率達8%等。另一方面,陳博士也指出,中國與國際間的關係也處於緊張狀態,面對的困難議題包括亞太海權、美日聯盟、東北亞局勢等。中美前景也並不樂觀。中國的內政也浮現不少危機,包括內債,對第三世界國家的大量經濟支援,貧富懸殊、房地產和通賬問題引來的民怨,以及貪腐問題等。他指出,中國「十八大」會議後,總結出一些內政的主導方向:維持政權穩定、強化反腐、加速城市化及提高社會服務等;而對外政策則是聯俄衝美、聯韓抗日及強駐亞太等。

陳博士在提出以上一系列的形勢分析後,指出中國政府當前最關心的議題並非宗教,更不是基督教發展的影響。宗教是中國政府其中一個媒介,用於面對國際政治、經濟及意識形態的發展,達成政府眼中最重要的政治目的。境外教會及機構勿作自身的主觀幻想,要客觀領會,並多留意內地政局發展來了解宗教情況;也不應無限放大政府的關注及自身的重要性,最重要是知道自己要發揮甚麼作用。

陳博士提醒參加者,「十八大」宗教工作重點的指引,顯示中國以佛教和道教作為對外的軟實力輸出;對基督教的政策沒有改變,支持基督教全國「兩會」以「和諧奉獻」為主題深入推進神學思想建設,著力促進成果轉化,一切以配合黨國大方向之實務為重。政府現時以宗教作為對外友好及文化交流的工具,例如,習近平在今年5月於北京會見俄羅斯東正教大牧首,期望建立穩固的中俄關係;今年1月,南韓汝矣島純福音教會的李永勛牧師首度受中國官方邀請到內地教會講道,可見中韓友好關係也是政府所關注的。

在目前的政治形勢下,中國教會可以如何在社會中發揮功效?陳博士提出兩點:1)作和平之子:對社會產生良好的影響;2)經濟再分配者:也就是在慈善的工作上出力,使社會對教會有良好的評價。另一方面,中國教會一向不多探討「公義」的問題,日後教會需要在這議題上多開拓及關注,相信香港教會可以在這方面提供幫助。

談到香港教會有何支援內地教會發展的實力,陳博士認為香港教會可以在「夾縫」中為內地教會提供有用的資源,例如,跨文化事工資源,以及示範符合聖經真理的完善教會制度,以及交流慈善工作經驗等。倫理教育也是內地社會所急需的,符合聖經教導的商業倫理、職場倫理甚為重要。能把這些理念化的倫理要點化為一般人都能明白的教導,是現今社會上最重要的。

他特別提醒香港教會,香港一向對中國教會扮演「嚮導」角色,在經驗和資源上支援中國教會發展,但今天的時空角色已改變,香港要與內地教會建立互助平台。香港教會要謹記和接受「他(內地教會)必興旺、我(香港教會)必衰微」的現實發展。

 

總結:同行夥伴,善用資源

事實上,若從參與服侍的角度看,像陳博士所言「他必興旺,我必衰微」的態度,就是要以內地教會的需要為出發點,期望能透過我們的服侍讓中國內地教會變得更興旺,更有影響力。而「證主」在過去四十年來分別從代禱者到資源供應者的角色,慢慢轉變成為同行夥伴,也正正反映及見證了內地教會的成長與改變。

更重要的是,當今就表面來看,有150年殖民地歷史身份的香港,對中國內地在政治及經濟方面的影響力正在下降,這時,神的心意到底如何?境外教會,尤其是香港教會的經驗以及國際性的視野,是否可以對逐步開放的內地教會有所貢獻?同時,隨著中國的開放,香港教會參與內地服侍,除了北上外,還包括他們南下。我們又可如何更好把握這機遇,豐富教會的差傳及跨文化事工教育?這一系列的反思,仍有不少討論的空間。

SONY DSC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