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經濟

有神同在,雖苦猶甜

2
地處偏僻,教會缺乏資源

中國西南一地區以山地居多,被形容為「三無」地區:「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人無三分銀!」當地約80%的教會位於農村,不少教會同工都是無薪的。由於教會沒能力供養專職傳道人,同工要從事其他工作(主要是種地)維生。他們每月需要1,000元人民幣,才能勉強維持基本生活所需,但很多時候未必可以湊足這數目。

經濟困難仍默默耕耘

難,當地傳道人面對惡劣的居住環境,住在非常簡陋的房屋,甚至需借錢來建房子。除了住屋的需要外,他們也面對農產量不足以維持生活所需的困境。

縱然生活拮据,不少傳道人仍默默耕耘,堅守崗位,牧養教會。由於稍有文化水平的一群大多都到外面打工,當地教會普遍缺乏服侍者,傳道人常常「一腳踢」。到底他們如何在艱難中守住神的家?以下分享一個見證:

莊稼欠收,仍為主的莊稼打拚!

陳傳道是「證主」所支持的一位傳道人,他分享道:「感謝神!我最近幾年得到『證主』的資助,生活方面的壓力減輕,事奉工作蒙神賜福。假若沒有『證主』的資助,我的事奉道路走不到今天,也不敢想像會是甚麼樣的情況……在這幾年的事奉工作中,我大部分時間都忙於教會事工,幾乎沒時間照顧家裡事務,土地荒廢,莊稼欠收,家裡沒有收入,經濟上確實苦不堪言。但有神同在,雖苦猶甜。我如今還為教會禱告,一方面是想辦法激活、統籌教會資源,另一方面是募集外資,推動供養專職或半專職傳道人事工,培養和留住各類人才,好開展兒童事工、老中青事工和各種社會服務事工等,以促進教會發展興旺,榮神益人。」

支持內地傳道人

不少內地傳道人在生活艱難的日子,仍無私奉獻,忠心服侍,為神家作好牧人!

本年度我們計劃支持25位傳道人生活,全年目標為港幣90萬元。但由3月至8月底,只籌得港幣25萬元,仍需要港幣65萬元。由2015年9月至2016年2月底(約6個月),平均每月需籌得港幣11萬,才能補貼傳道人整年的生活費,請切切記念!

若有感動奉獻,請按奉獻支持頁,選「中國教會事工」,謝謝!

文稿整理:希禾

應屆神學畢業生的事奉之路

贈書

在「證主」贈書之旅中接觸到今年畢業的神學生,他們正為畢業後的景況擔憂:在內地某些教會服侍並沒工資。因應教會工人不足,他們雖想即時投入全時間事奉,卻非常擔心畢業後未能兼顧家庭的經濟及教會事工兩方面的需要。

願聖靈臨到這批準神學畢業生當中,在內地牧養教會絕非易事,求神堅定同工的信心,即使面對種種缺乏和挑戰,仍不致動搖服侍神的決心。願神的供應和恩典永不缺乏,讓全心全意委身事奉祂的人時刻受聖靈膏抹,憑信心踏上事奉之路。

中國代禱之頁:為內地同胞計劃消費禱告

 

環顧海外,西方社會漸漸放內地消費棄以借貸為主的信用咭(credit card),而多用扣帳咭(debit card),中國卻反其道而行。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於8月18日發佈的《2014年第二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全國已累計發行銀行咭45.4億張。值得關注的是,截至該季末,信用咭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有所增長,合共321.24億元,環比增長13.94%。(資料來源:中國經濟網)

內地城市經濟發展迅速,相關的信用咭消費越見普遍,容易令民眾習慣「先消費,後付錢」的誘惑,若不善理財,便陷於信貸的陷阱。求主賜智慧給民眾,能懂得計劃消費,平衡收支,免於跌進負債的困局。

做牧師難,做師母更難?

IMG_0240_low re

作者:雲端

編者語:
作為傳道同工的伴侶,要面對的挑戰和承受的壓力實在不少。我們訪問了一位內地城市教會傳道人的妻子,由她分享一些內心感受,使我們多一點了解師母的內心世界。

訪問者:編者(簡稱「編」)
受訪者:李師母(簡稱「師」)

編:你當師母多少年了?
師:已經20多年。

 

編: 你認為當一位師母或傳道人的妻子,最大的責任是甚麼?
師: 師母要成為牧師丈夫的天路伴侶,同心同行,彼此扶持及勉勵;要全心負責照顧丈夫的起居生活,儘量多負擔家庭事務的責任,使丈夫沒有後顧之憂;也要懂得量入為出,料理好家庭的財務;師母更要提醒丈夫注意休息,學習生活平衡的智慧。

此外,師母也需要收集一些好的文章、見證或例證,幫助丈夫的講章更生動。師母是丈夫講道的第一個聽眾,不是要評頭論足,而是從平信徒角度談自己的感受。師母若與會眾有很好的人際關係,就成為牧者的一大助力。她給丈夫最重要的幫助就是常常為他代禱,使他靈力充沛、智慧充足,因除了聖靈以外,只有師母最深知牧師的需要。由於我本身也是傳道同工,也有自己的事奉壓力,再加上要照顧孩子,就難免對丈夫的支援不夠。

 

編: 教會及信徒對你有何期望?造成甚麼壓力呢?在中國教會當一位師母或傳道人的妻子,最大的壓力是甚麼呢?
師: 信徒認為牧者的妻子應該是「自家先生的好幫手」、 「事奉上的多面手」,甚至是「教會無名分的一把手」。在家裡理當是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在教會則更是「角色」多多,而且一樣都不能做得差,教會司琴、詩班指揮、姊妹會主席、兒童事工輔導,甚至是探訪組長等等,都一個不落。由於師母的特殊地位,她很可能成為教會的「公眾人物」,生活在眾目睽睽之下。人們對我們的期望過於其他人。我們的言談可能成為楷模,我們的衣著可能成為傚仿目標。甚至信徒們認為牧者的孩子也應當十分出色,不能考上「北大」也至少得考上「復旦」吧!
牧師的生活如金魚缸裡的魚──向眾人透明,一有風吹草動,全教會可能都知道。讓師母們想不通的是,自己的丈夫往往成了教會的「公產」,很少有屬於他們家庭的私人時間和生活。

實際上,由於人們對我們的期望太高,我們自己也覺得「理當比別人做得好一些」!因此幾乎無一例外地,我們忍受著外人難以想像的沈重精神負擔。教會一直盼望我們成為眾信徒的榜樣,使我們一舉一動都有很大的壓力。在中國教會當一位師母,最大的壓力是教會沒有安排師母團契培訓。長期以來,除了自己努力追求,沒有其他針對我們這個群體的聚集靈修、學習。面對如此巨大的壓力和挑戰,信徒對師母的真心支援和出於愛護的真實提醒是很重要的。

 

編: 當你丈夫忙碌於事奉,你如何照顧家事、兒女,如何處理經濟問題?
師: 讓傳道人的家庭井然有序、熱誠接待人、整齊清潔並且能夠吸引人,當然是夫妻倆共同的責任,但作為傳道人之妻則更不可推卸。在中國社會的處境中,很多師母不在教會專職服侍,往往要出去工作。這樣一來,師母就更要加倍付出,才能料理好牧者的家庭。有些師母在業餘時間過多地投入教會事奉,導致疏忽照顧自己的家庭,這是得不償失的。因為家庭是傳道人有力的支援,若「後院起火」,事奉果效必大打折扣。

由於傳道人注重教會事奉的成果,每每忽視自家孩子的管教,結果,孩子的品德、信仰出現問題,反過來成了他事奉的最大破口。照顧好兒女也是我最大的責任,但有很大困難,因為在這個時代培養孩子具有美好屬靈生命、認識上帝, 真不容易,我只能努力做好本分,仰望上主的恩典。至於經濟方面,我就儘量節約,精打細算, 儘量不麻煩丈夫,儘量不讓他擔憂。

 

編: 你需要得到甚麼支援,才能更好地承擔師母的角色?
師: 我希望成為賢妻良母型,知書達理型,虔敬賢德型的師母,退可下廚房,進可入廳堂。要更好地承擔師母的角色,我需要在靈性上和生活上得到關心、支援。我希望教會和信徒多多理解師母的難處,能給予鼓勵。我更需要眾信徒的代禱、不斷的鼓勵,以及上帝話語的引導。這樣,我才能更有力地走下去。

 

編: 遇到壓力,你會向誰傾訴?
師: 我遇到的最大壓力是要照顧家庭而沒有時間好好準備講道內容。當我有壓力時,我會向神、向丈夫傾訴,也會向知心的肢體傾訴。不傾訴的話, 感覺壓力漸大;傾訴了,然後與對方一起禱告, 會輕鬆很多。除了他/ 她們,我沒有向任何人傾訴,其實和其他人傾訴的作用不大,因為他們不太理解情況,我怕他/ 她們反而會被我的情況絆倒。我在教會算是公眾人物,不謹慎的言語很可能會給信徒帶來不良影響。

 

專題總結:
通過兩位師母的分享,我們可以知道內地教會的師母絕不容易當,要付上的代價也很大。要幫助這群已踏上師母角色之路的姊妹們,除了代禱外,還可以提供合適的培訓,幫助她們明白自己的角色和使命;好讓心靈受傷的得著醫治, 方向不清的得著帶領,事奉不稱職的得著裝備。歡迎有培訓、牧養經驗和負擔的主內同道幫助缺乏裝備的內地教會師母們。如想了解更多, 請跟我們聯絡(電話:2748-2152 王姊妹或電郵:ccchina@ccl.org.hk),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