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壓力

專題:在挑戰中前進──內地大學生事工發展現況

◎守仁(華北)、加學(華東)(內地大學事工同工)
編輯室整理

SONY DSC

編者語:

大學時期,確實是不少人決志信主或靈命復興的黃金期。但現今的內地大學生,正面對著日趨複雜的社會環境,例如,物質主義和拜金主義的盛行、戀愛觀和性觀念的開放、預備踏入職場的壓力,甚至要提早預備接受「失業」,等等。這些情況使他們容易迷失方向,也給校園團契的佈道及牧養工作備添困難。從兩方面來看,基督信仰有可能在這些「危機」之中陪伴他們,得著他們的心靈;但也可能與大學生擦身而過,不留痕跡。

這個互聯網絡發達的年代,確實是事工發展的良機。屬靈資源和知識並不像以前那樣缺乏,所以大學事奉人員的焦點,都放在如何培養大學生靈命成長方面;也帶出很多值得我們關心的議題。現今內地的大學生事工已大大發展起來,已建立團契的大學校園不斷增加。以下由兩位參與內地大學生事工的同工,分享兩個地區的校園事工現況。

華北城市大學生事工發展

現況和未來發展

目前事工開展比較困難,一來學校的管理比較嚴格,二來學生在信仰上的開放程度較低。目前主要以團契的模式接觸學生、發展事工,做法比較單一,局限性大。

經過我們長時間的觀察,發現很多學生只是享受團契的環境,而不是享受與主建立親密關係和追求更多經歷祂,所以很多學生在畢業以後踏入職場,便在社會上流失,不能堅守信仰。今後,我們會更重視栽培學生的靈命,給予更多關於職業與信仰方面的幫助;也同時儘量與一些有相關經驗的教會,以及在職場的弟兄姊妹聯繫,取得支援;隨著網路的普及,我們也鼓勵學生開始在互聯網絡上勇於為主作見證。

我認為未來建立學生福音事工機構是一種必然的走向。面對日趨世俗化與專業化的社會變遷,當代的校園團契無法應付文字、神學教育、學生領袖訓練、宣教等方面的需要。教會、學生團契和機構需要抱著寬廣的胸襟一同合作。教會不可能全面了解並參與到學生福音事工中,而機構也無法全面兼顧到教會的聖禮及各種講台事奉,所以需要有專業的機構在中間協調。我們不能任憑學生隨著世俗化沉淪下去,各單位需要在耶穌基督裡合而為一,共同服侍大學生。

建立關係和牧養方針

在每一屆茫茫的新生中,總能找到很多真正對福音感興趣的學生。在跟進過程中,我們使用概況性的材料(在三至四次會面內分享完整的福音信息),採用小組分享,著重帶領潛在的學生領袖,並鼓勵他們找一個宣講真理的教會參加聚會,同時繼續保持小組裡的見面。小組活動內容可以根據情況分為四大類:查經、禱告、傳福音、一起做某樣有意思的事情(看電影、玩遊戲、唱歌等)。

栽培學生最初常遇到的困難,就是學生不願意抽出固定時間委身參與小組。經過一段時間的牧養後,最大的挑戰往往是協調彼此的期望(同工的期望往往高於學生的期望)。一般來說,很多初信者在成長到一個階段後,就會出於各樣的原因令靈命停滯不前,甚至倒退,這需要我們恒切的祈禱和忍耐。跟學生建立持久的關係甚為重要,要把他們從信賴基督徒,引導到信靠神。

應當明白大學生的需要。在向他們分享信仰時,可多採用對話、漫談、講座等方式,從方式和態度這兩方面幫助他們突破;要避免「填鴨式」或「一言堂」;最好先從交朋友開始,學習聆聽他們的心聲;「一對一」式的個人談道是十分有效的;同工了解他們的需要和喜好,在生活中加以關心和輔導,是建立關係的有效方法。

SONY DSC

華東城市大學生事工發展

現況和未來發展

目前大部分團契的主要工作是牧養基督徒,小部分團契把不少精力放在佈道工作上。團契間在很多方面都互相交流合作,定期禱告。但事工發展仍存在主要問題:事工的定位模糊,異象及使命不清晰、難以傳承,實踐不足。在大時代之下,「人人為己」的思想也進入基督徒的思想中,導致他們不願意承擔使命。

未來大學生事工的發展重點是佈道和門訓,一方面是訓練基督徒成為服侍者(職場或者專職),另一方面就是透過校園團契帶進福音。

牧養情況

現階段,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基督徒拒絕服侍,主要原因是:沒能力、沒時間、沒心情……針對這種狀況,我們在學生剛進入團契時,不斷地向他們強調三點:團契的使命、倚靠神服侍及追求個人的靈命成長。經歷一個學期的理念傳達,加上少數幾次的服侍技巧訓練,最後,在學期結束招募新的服侍者時,許多人表達了參與服侍的意願,並進行了正式報名。

個案分享:林姊妹從大一進來,連禱告都不怎麼會,但對聚會還是很重視。當我們邀請她參與服侍時,她總是拒絕。後來邀請她參與針對預備服侍者而設的周末早晨查經聚會,神在聚會中用聖經的話語不斷更新她對信仰和服侍的認識。之後新學期開始時,她帶著比較不錯的狀態投入到服侍新生的行列。

編後語:

從兩地同工的分享中,可見內地大學生事工正處於調整期。無論是事工的定位、事奉人員的培訓、事工策略的制定等等,都需要作出調整以求突破發展,當中的挑戰也不少,實在需要更多主內肢體的關注和支持。

下載展望中華第86期完整PDF檔案

六月中國代禱之頁

◎ 編輯室
四川雅安地震後的反省──為建築堅固的房屋禱告
4月20日四川雅安發生7級地震,當天晚上10點,第一批基督徒志願者從成都出發,前往災區救援。因道路中斷,進入雅安蘆山的道路實施交通管制,本來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用了10個小時才到達。目前,災區基督徒志願者,已經為受災民眾提供了飲水服務點、賑災物資發放點等公益服務,成都教會也在組織力量,繼續聯合救災。(四川教會同工分享)另一方面,人們也開始思想如何能讓日後的地震傷亡減至最低,最務實而理性的做法,就是從建築結構堅固的房屋入手。這次地震的傷亡總數中,有95%以上是由房屋倒塌造成的。而2008年汶川地震也不例外,絕大多數人死於房屋倒塌。(「中國青年報」4月28日消息)

雅安地震再次讓不少人失去摯親,痛失家園。求主醫治傷痛中的災民。也求主讓四川地方政府能正視加固房屋結構的問題,防患於未然,倘若日後發生地震,也能最大限度降低傷亡人數。求主繼續動員眾教會向災民施予援手,也在其中為主作美好的見證。

 

「八零後與九零後」教會同工的飲食習慣──為年青同工的健康禱告
「培訓期間,我有機會近距離認識一些『八零後』和『九零後』的年青教會同工,發現他們的飲食習慣欠缺健康。由於他們都是家中的獨生兒女,加上長期離家在外學習,養成隨心所欲的生活習慣。他們喜歡吃『方便麵』,不愛吃米飯;也喜歡吃很辣的醬料;身體出現了『亞健康』的狀態,容易生病。在培訓靈命成長之餘,我也不忘教導他們好好顧惜身子,因為身體是聖靈的殿,事奉要有健康的身體才行。」(本會往內地培訓的導師分享)

為內地年青同工的飲食習慣禱告,求主讓他們在接受屬靈生命培訓之餘,也要在自制及律己上多加操練,好能有美好的生活見證。求主幫助他們能保持健壯的身體來好好服侍。

 
父母離異帶來的心靈陰霾──為心靈受創的同工禱告
「我的父母在我兒時已離異,我心裡很不平衡,總覺得是因為自己不好,才令父母分開。我常常哭,也想過尋死,晚上總要抱著枕頭哭著才能慢慢入睡。一天不抱著那個枕頭,我就睡不了。我的生活是常常背著人哭,真的感到很痛苦。」(華東區教會一位年青受訓同工姚姊妹分享)

雖然姚姊妹已接受培訓,但往日成長的種種陰影還在影響著她的生活。求主幫助她能藉著培訓,認識聖經真理,並能靠著主勇敢面對生命中的陰暗面。父母離異對子女的影響深遠,心靈創傷更是最難醫治,求主的愛臨到受傷的心靈,賜給他們力量接受醫治,並能在主裡做新造的人。

 
迷茫的新一代──為青年人禱告
「我們的青年小組裡有一個肢體因為憂鬱症跳樓自殺了,組員都在自責,覺得自己沒有盡力去開導和幫助這位肢體,使他走上了絕路。這年代的青年人,活在很大的壓力下,不單難以處理各種人際關係,對自我也缺乏了解,生活在迷茫中,沒有安全感。他們實在太需要神的扶持!」(中南區教會同工分享)

中國社會變化急速,各方面也出現競爭激烈的情況。青年涉世未深,成長過程也缺乏抵抗逆境的操練,心靈容易受創,難以以正面態度處理生命中遇到的困境。求主幫助教會群體能以神的愛來幫助青年人面對生活的種種挑戰。

 
活在壓力下──為年青同工的心理狀況禱告
「我們踏入適婚年齡的一群『八零後』同工,目前正面對著種種壓力。家人催逼我們找對象結婚。結了婚的,就被催促生孩子。我覺得我們是跟著別人的期望而活,承受著很大的壓力,更影響了身體的健康呢!」(華東區教會同工分享)

為這些年青同工禱告,他們除了面對事奉的壓力,更要面對家庭的種種壓力。求主向他們說話,指出他們當前進的方向,也賜恩典和智慧讓他們能勇敢面對家庭和親友的各種「建議」。

 
推動戶籍改革──為戶籍改革的順利推行禱告
隨著內地城鎮化加速,戶籍改革是大勢所趨。在推動這項改革的過程中,農民轉戶是轉到小城鎮,還是轉到大、中城市居住呢?農民並非「一窩蜂」地進城,而是理性地按自己的情況作出選擇。像在重慶市,有近六成農民選擇轉戶進入小城鎮,因為負擔不起大、中城市的生活開支。農民自主轉戶進城的分布格局,更令政府明白:要優先發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鎮來吸納轉戶農民,並要在財政投入、土地供應、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配套方面給予支持。(《半月談》2013年第8期)

戶籍改革連繫著幾億農民的福祉及前程,求主把智慧和以民為本的意識賜給政府官員,使他們好好推行利民的計劃,讓農民能順利轉戶入城、安居樂業,也能藉此減少城鄉之間的矛盾。

做牧師難,做師母更難?

IMG_0240_low re

作者:雲端

編者語:
作為傳道同工的伴侶,要面對的挑戰和承受的壓力實在不少。我們訪問了一位內地城市教會傳道人的妻子,由她分享一些內心感受,使我們多一點了解師母的內心世界。

訪問者:編者(簡稱「編」)
受訪者:李師母(簡稱「師」)

編:你當師母多少年了?
師:已經20多年。

 

編: 你認為當一位師母或傳道人的妻子,最大的責任是甚麼?
師: 師母要成為牧師丈夫的天路伴侶,同心同行,彼此扶持及勉勵;要全心負責照顧丈夫的起居生活,儘量多負擔家庭事務的責任,使丈夫沒有後顧之憂;也要懂得量入為出,料理好家庭的財務;師母更要提醒丈夫注意休息,學習生活平衡的智慧。

此外,師母也需要收集一些好的文章、見證或例證,幫助丈夫的講章更生動。師母是丈夫講道的第一個聽眾,不是要評頭論足,而是從平信徒角度談自己的感受。師母若與會眾有很好的人際關係,就成為牧者的一大助力。她給丈夫最重要的幫助就是常常為他代禱,使他靈力充沛、智慧充足,因除了聖靈以外,只有師母最深知牧師的需要。由於我本身也是傳道同工,也有自己的事奉壓力,再加上要照顧孩子,就難免對丈夫的支援不夠。

 

編: 教會及信徒對你有何期望?造成甚麼壓力呢?在中國教會當一位師母或傳道人的妻子,最大的壓力是甚麼呢?
師: 信徒認為牧者的妻子應該是「自家先生的好幫手」、 「事奉上的多面手」,甚至是「教會無名分的一把手」。在家裡理當是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在教會則更是「角色」多多,而且一樣都不能做得差,教會司琴、詩班指揮、姊妹會主席、兒童事工輔導,甚至是探訪組長等等,都一個不落。由於師母的特殊地位,她很可能成為教會的「公眾人物」,生活在眾目睽睽之下。人們對我們的期望過於其他人。我們的言談可能成為楷模,我們的衣著可能成為傚仿目標。甚至信徒們認為牧者的孩子也應當十分出色,不能考上「北大」也至少得考上「復旦」吧!
牧師的生活如金魚缸裡的魚──向眾人透明,一有風吹草動,全教會可能都知道。讓師母們想不通的是,自己的丈夫往往成了教會的「公產」,很少有屬於他們家庭的私人時間和生活。

實際上,由於人們對我們的期望太高,我們自己也覺得「理當比別人做得好一些」!因此幾乎無一例外地,我們忍受著外人難以想像的沈重精神負擔。教會一直盼望我們成為眾信徒的榜樣,使我們一舉一動都有很大的壓力。在中國教會當一位師母,最大的壓力是教會沒有安排師母團契培訓。長期以來,除了自己努力追求,沒有其他針對我們這個群體的聚集靈修、學習。面對如此巨大的壓力和挑戰,信徒對師母的真心支援和出於愛護的真實提醒是很重要的。

 

編: 當你丈夫忙碌於事奉,你如何照顧家事、兒女,如何處理經濟問題?
師: 讓傳道人的家庭井然有序、熱誠接待人、整齊清潔並且能夠吸引人,當然是夫妻倆共同的責任,但作為傳道人之妻則更不可推卸。在中國社會的處境中,很多師母不在教會專職服侍,往往要出去工作。這樣一來,師母就更要加倍付出,才能料理好牧者的家庭。有些師母在業餘時間過多地投入教會事奉,導致疏忽照顧自己的家庭,這是得不償失的。因為家庭是傳道人有力的支援,若「後院起火」,事奉果效必大打折扣。

由於傳道人注重教會事奉的成果,每每忽視自家孩子的管教,結果,孩子的品德、信仰出現問題,反過來成了他事奉的最大破口。照顧好兒女也是我最大的責任,但有很大困難,因為在這個時代培養孩子具有美好屬靈生命、認識上帝, 真不容易,我只能努力做好本分,仰望上主的恩典。至於經濟方面,我就儘量節約,精打細算, 儘量不麻煩丈夫,儘量不讓他擔憂。

 

編: 你需要得到甚麼支援,才能更好地承擔師母的角色?
師: 我希望成為賢妻良母型,知書達理型,虔敬賢德型的師母,退可下廚房,進可入廳堂。要更好地承擔師母的角色,我需要在靈性上和生活上得到關心、支援。我希望教會和信徒多多理解師母的難處,能給予鼓勵。我更需要眾信徒的代禱、不斷的鼓勵,以及上帝話語的引導。這樣,我才能更有力地走下去。

 

編: 遇到壓力,你會向誰傾訴?
師: 我遇到的最大壓力是要照顧家庭而沒有時間好好準備講道內容。當我有壓力時,我會向神、向丈夫傾訴,也會向知心的肢體傾訴。不傾訴的話, 感覺壓力漸大;傾訴了,然後與對方一起禱告, 會輕鬆很多。除了他/ 她們,我沒有向任何人傾訴,其實和其他人傾訴的作用不大,因為他們不太理解情況,我怕他/ 她們反而會被我的情況絆倒。我在教會算是公眾人物,不謹慎的言語很可能會給信徒帶來不良影響。

 

專題總結:
通過兩位師母的分享,我們可以知道內地教會的師母絕不容易當,要付上的代價也很大。要幫助這群已踏上師母角色之路的姊妹們,除了代禱外,還可以提供合適的培訓,幫助她們明白自己的角色和使命;好讓心靈受傷的得著醫治, 方向不清的得著帶領,事奉不稱職的得著裝備。歡迎有培訓、牧養經驗和負擔的主內同道幫助缺乏裝備的內地教會師母們。如想了解更多, 請跟我們聯絡(電話:2748-2152 王姊妹或電郵:ccchina@ccl.org.hk),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