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困難

中國教會的寶

同行者言88_11

◎ 呂慶雄
副總幹事(拓展及培訓)
所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中國內地教會在上世紀的發展過程中,如果沒有老牧者的忠心榜樣與信仰原則的堅持,今日教會的質與量可能不一樣。

2013年8月3日,廣州大馬站的林獻羔牧師息勞歸主,除了懷念他(詳情可參看https://cclchina.wordpress.com/2013/08/16/samuellamb/),我也想到過去曾接觸過不少忠心主僕,他們曾經給我不少鼓勵。每當在事奉上遇到難阻時,想起他們的話、他們的堅持、他們的生平,就讓我看到甚麼才是事奉。

新疆的陳牧師,我最後跟他見面是2008年。九十多歲的老牧者,身體雖然不太好,但每次聚會必定準時坐在前排,聽罷後輩的講道,有鼓勵,也有指正。他沒有接受過正規神學訓練,是自學成長的一代。他留下其中一個榜樣,是好學不倦,我從他身上看到停止學習便停止成長。而且,他與另一位年紀相仿的老牧者同工半世紀,從不爭執,從未分裂!彼此謙卑順服,樂意按恩賜配搭。

約十年前我有幸認識馬馬可牧師,他是上世紀40年代「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運動的推動者。他看到異象,就鼓勵年輕同工獻身前往西北,自己則在背後為這些前線同工張羅所需資源。後來因為內戰令他無法成行,晚年居於重慶。我探訪他時,他已患上腦退化,近的記不了,遠的忘不了,還在唱當日由他創作、推動西北地區宣教的「遍傳福音團」團歌。他讓我看到甚麼叫忠於使命。

雲南的朱姊妹,八十多歲來到一個國有企業開荒佈道。我認識她時,她103歲,建立教會已25年。雖然她不能像以往般講道探訪,但每日早上定時到教會為教會發展及弟兄姊妹的需要禱告,以行動教導我們以雙膝(禱告)來服侍。

還有貴州的唐牧師,他一生在山區小鎮培育門徒。年輕時跟隨宣教士學醫,改革開放後自設診所,收入全數資助專為少數民族教會開辦的聖經學校。除了自己教導學生外,還派他們到不同的地方受訓。這些年輕的同工去大城市學習,卻沒有留戀大城市的繁華和舒適,甘願回到這近乎與外界隔絕的山區服侍,把培育門徒的責任一代傳一代。唐牧師所留下的遺產,不是金銀樓房,而是為天國培育精兵的使命。

居於蘇州的黃長老,他來自台灣,退休後定居於蘇州附近的小鎮,終其一生都關心教會發展及後輩的成長。還記得當年探望他時,他介紹我認識不同的年輕同工,以稱讚作為介紹同工的方式。不同年齡及背景的同工對黃長老都讚不絕口,稱讚他忠心事主的榜樣,寬容的個性,及按教會需要引入資源。

還有一些仍居於冰天雪地、窮鄉僻壤和沙漠邊沿的老牧者,年過九旬仍心繫天國使命,天天為中國教會及普世福音工作禱告。他們心裡只想著:「願祢的國降臨」。因著這些見證人,我發現今日我在事奉上遇到的難處,算不上是挫敗,更不配稱為困境,只能說是少少的障礙,大大的祝福。

 

 

 

 

專題:在挑戰中前進──內地大學生事工發展現況

◎守仁(華北)、加學(華東)(內地大學事工同工)
編輯室整理

SONY DSC

編者語:

大學時期,確實是不少人決志信主或靈命復興的黃金期。但現今的內地大學生,正面對著日趨複雜的社會環境,例如,物質主義和拜金主義的盛行、戀愛觀和性觀念的開放、預備踏入職場的壓力,甚至要提早預備接受「失業」,等等。這些情況使他們容易迷失方向,也給校園團契的佈道及牧養工作備添困難。從兩方面來看,基督信仰有可能在這些「危機」之中陪伴他們,得著他們的心靈;但也可能與大學生擦身而過,不留痕跡。

這個互聯網絡發達的年代,確實是事工發展的良機。屬靈資源和知識並不像以前那樣缺乏,所以大學事奉人員的焦點,都放在如何培養大學生靈命成長方面;也帶出很多值得我們關心的議題。現今內地的大學生事工已大大發展起來,已建立團契的大學校園不斷增加。以下由兩位參與內地大學生事工的同工,分享兩個地區的校園事工現況。

華北城市大學生事工發展

現況和未來發展

目前事工開展比較困難,一來學校的管理比較嚴格,二來學生在信仰上的開放程度較低。目前主要以團契的模式接觸學生、發展事工,做法比較單一,局限性大。

經過我們長時間的觀察,發現很多學生只是享受團契的環境,而不是享受與主建立親密關係和追求更多經歷祂,所以很多學生在畢業以後踏入職場,便在社會上流失,不能堅守信仰。今後,我們會更重視栽培學生的靈命,給予更多關於職業與信仰方面的幫助;也同時儘量與一些有相關經驗的教會,以及在職場的弟兄姊妹聯繫,取得支援;隨著網路的普及,我們也鼓勵學生開始在互聯網絡上勇於為主作見證。

我認為未來建立學生福音事工機構是一種必然的走向。面對日趨世俗化與專業化的社會變遷,當代的校園團契無法應付文字、神學教育、學生領袖訓練、宣教等方面的需要。教會、學生團契和機構需要抱著寬廣的胸襟一同合作。教會不可能全面了解並參與到學生福音事工中,而機構也無法全面兼顧到教會的聖禮及各種講台事奉,所以需要有專業的機構在中間協調。我們不能任憑學生隨著世俗化沉淪下去,各單位需要在耶穌基督裡合而為一,共同服侍大學生。

建立關係和牧養方針

在每一屆茫茫的新生中,總能找到很多真正對福音感興趣的學生。在跟進過程中,我們使用概況性的材料(在三至四次會面內分享完整的福音信息),採用小組分享,著重帶領潛在的學生領袖,並鼓勵他們找一個宣講真理的教會參加聚會,同時繼續保持小組裡的見面。小組活動內容可以根據情況分為四大類:查經、禱告、傳福音、一起做某樣有意思的事情(看電影、玩遊戲、唱歌等)。

栽培學生最初常遇到的困難,就是學生不願意抽出固定時間委身參與小組。經過一段時間的牧養後,最大的挑戰往往是協調彼此的期望(同工的期望往往高於學生的期望)。一般來說,很多初信者在成長到一個階段後,就會出於各樣的原因令靈命停滯不前,甚至倒退,這需要我們恒切的祈禱和忍耐。跟學生建立持久的關係甚為重要,要把他們從信賴基督徒,引導到信靠神。

應當明白大學生的需要。在向他們分享信仰時,可多採用對話、漫談、講座等方式,從方式和態度這兩方面幫助他們突破;要避免「填鴨式」或「一言堂」;最好先從交朋友開始,學習聆聽他們的心聲;「一對一」式的個人談道是十分有效的;同工了解他們的需要和喜好,在生活中加以關心和輔導,是建立關係的有效方法。

SONY DSC

華東城市大學生事工發展

現況和未來發展

目前大部分團契的主要工作是牧養基督徒,小部分團契把不少精力放在佈道工作上。團契間在很多方面都互相交流合作,定期禱告。但事工發展仍存在主要問題:事工的定位模糊,異象及使命不清晰、難以傳承,實踐不足。在大時代之下,「人人為己」的思想也進入基督徒的思想中,導致他們不願意承擔使命。

未來大學生事工的發展重點是佈道和門訓,一方面是訓練基督徒成為服侍者(職場或者專職),另一方面就是透過校園團契帶進福音。

牧養情況

現階段,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基督徒拒絕服侍,主要原因是:沒能力、沒時間、沒心情……針對這種狀況,我們在學生剛進入團契時,不斷地向他們強調三點:團契的使命、倚靠神服侍及追求個人的靈命成長。經歷一個學期的理念傳達,加上少數幾次的服侍技巧訓練,最後,在學期結束招募新的服侍者時,許多人表達了參與服侍的意願,並進行了正式報名。

個案分享:林姊妹從大一進來,連禱告都不怎麼會,但對聚會還是很重視。當我們邀請她參與服侍時,她總是拒絕。後來邀請她參與針對預備服侍者而設的周末早晨查經聚會,神在聚會中用聖經的話語不斷更新她對信仰和服侍的認識。之後新學期開始時,她帶著比較不錯的狀態投入到服侍新生的行列。

編後語:

從兩地同工的分享中,可見內地大學生事工正處於調整期。無論是事工的定位、事奉人員的培訓、事工策略的制定等等,都需要作出調整以求突破發展,當中的挑戰也不少,實在需要更多主內肢體的關注和支持。

下載展望中華第86期完整PDF檔案

專題:我要如何突破?--內地大學事工同工所面臨的挑戰

◎ 季尚、雲林(內地大學事工同工)分享
編輯室整理

SONY DSC

高流動性下的牧養和培訓

學生群體是一個流動性大的群體,令事工發展受到很大的限制。一年又一年,學生畢業就離開校園,已發展的事工又要從頭開始,與教會「每年累積增長」的情況不一樣。同工需要長遠的眼光和心志,確信神會使用步入社會工作的信徒影響社會。

高度彈性及針對性

大學生是多元化的群體,多元化是因為他們來自不同的地域,學習不同專業,擁有獨特個性,這注定了大學生事工不能一成不變地運行在已有的軌道上。同工要學習不把教會模式硬套在學生事工上,這不是說大學生事工要脫離教會,而是在教會的督理與牧養之下,形式上需要更趨靈活。此外,同工需要敏銳地掌握大學生目前的動向,針對事件、潮流、趨勢作出敏銳的回應,以致能與學生有共同語言。

成長及自我裝備

面對學生群體,要保持自身不斷成長的動力。目前,在校園內事奉的同工多是「無證上崗」,大多沒有接受正式的訓練,或者訓練角度不符合校園事工需要(傾向於教會牧養),甚至有的沒有接受訓練就參與服侍。

拓展方法

• 大學生事工不是講台事工、批量牧養,同工需要對每個學生量身訂做個人化真理教導及輔導,這樣能及時幫助他們處理個人處境化的問題,讓他們在這個過程裡更經歷神、認識神。

• 不能只著眼於以前的事工經驗,因為服侍的對象在不斷地變化,必須不斷探索與更新,穩固現有資源,在摸索中找出突破點,讓事工更深入、專業。此外,也不能只停留在單單講道的層面上,應盡量與學生發展「一對一」的牧養關係。

• 要給學生真理的裝備,而裝備的方式是多樣化的,有需要時更要考慮學習一些外面比較好的方法。

接受關懷與關懷別人

在前線服侍的同工也需要得到關懷,因為學生的流動性很大,同工很難看到服侍的果效,容易產生挫敗感。另一方面,單身同工如何更好地關懷異性信徒的需要,也要適當處理。

缺乏支援

同工負擔過量的工作,而學生往往在很多方面無法給同工提供一些必要的支援。要構建這一支援系統,是一個挑戰。

團隊磨合

學生服侍團隊每年都更新,同工需要每年與新的團隊磨合,如何在磨合期把握好自身定位亦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結語

內地今年的大學畢業生有700萬人,當中很多人會面對就業困難,也有很多人還未聽聞和相信福音,無法藉福音明白人生的真正目標及價值觀。大學校園是知識分子認識上帝的工場,大學生事工著重發掘及裝備明日社會和教會的屬靈領袖。上帝已把異象放在不少內地年青同工的心中。他們正在默默耕耘,在校園為社會裝備更多具屬靈影響力的新生代領袖。這些同工需要得到更多支援和鼓勵,願你把內地大學禾場的情況和需要放在心中,多多禱告。

 結語

大學生的得救及價值觀改變,是當前大學事工的最大挑戰。透過有系統的團隊事奉訓練、靈命培育及查經訓練等事工,能裝備更多大學事工領袖得力事奉,為主得人如得魚。若你有感動回應或了解更多,請跟我們聯絡(2748-2152王姊妹),謝謝!

下載第86期展望中華完整PDF版本

八月中國代禱之頁

福音難以傳播──為少數民族福音事工禱告

「這地區沒有多少人信福音,『二兩糧』這異端遍及多個縣的農村,令傳揚真道的工作十分困難。當地的一些同工在為福音工作持續禱告的同時,家中受到惡者攻擊,分別有家人患上嚴重的疾病。有同工因家人反對,事奉中感到灰心沮喪,難以繼續走下去。很需要弟兄姊妹為我們禱告!」(中南區土家族教會同工分享)

土家族是一片福音硬土,多年來信主人數不多。請為這些土家族地區的教會同工禱告,求主保守他們有美好的靈性,能平安及得力地事奉。內地很多少數民族仍是未得之民,需要福音使者前去傳道,求主預備更多工人前往報告好信息,建立教會。

偏重建堂支出──為同工的薪資禱告

「我們雖然是教會的全職同工,但教會沒有給我們發薪資,迫使我們靠下田工作養活家庭。教會不發薪資,是因為把錢都投放於建造禮拜堂方面。雖然我們的禮拜堂修建得很漂亮,但教會工人沒有得到生活的供應,要一邊維持生計,一邊事奉,弄得身心靈疲憊。」(中南區教會李傳道分享)

一些內地教會缺乏供養傳道同工的觀念,以致在財務計劃上沒有預留薪資支出。目前,修建宏偉漂亮的禮拜堂來互相攀比,已成為一些教會的目標。資源集中投放在建堂上,就拖延了福音和牧養事工的發展。求主讓教會有明確的發展異象和方向,也確保教牧同工得到基本的生活供應,無後顧之憂地發展聖工。

 

難以啓齒的「性」話題──為教會的「性」教導工作禱告

「現今社會對『性』極為開放,影視和互聯網等媒介所描繪的戀愛和婚姻觀往往有偏差,誤導不少青年。在教會,教牧同工很少宣講關於『性』的聖經教導,這主要是因為中國人羞於談性,在會眾面前更是難以啓齒。當我和同工們參加了有關聖經如何看『性』的培訓課程後,實在大開眼界,也感到這個課題實在不能不講,否則信徒都仿效世俗,無法明白神所要求的『聖潔』!請為我們禱告,今後我們要多加訓練教會同工,一同教導信徒合乎聖經的正確的性知識及性觀念,特別要多教導青少年。」(中南區教會李傳道分享)

李傳道深深明白,「性」這個問題,在教會裡越是避而不談,越是不好,也會帶來很多迷惑。求主幫助他及他的同工,能在教會為主發聲,培育下一代持守合乎聖經的性觀念,過聖潔的生活。內地教會也很需要在「性」教導方面得到啓發和引導,求主帶領。

家庭事工動起來!──為家庭事工的發展禱告

「現今教會迫切需要的聖工就是家庭事工。教會裡出現問題的家庭越來越多,離婚、婚外情已不是希奇的事,甚至連同性戀問題也出現了。教會豈能不重視家庭事工呢?感謝主,我們教會的牧師早已開始發展家庭工作,她跟我們眾同工分享異象,以及自己在家庭服侍上失敗的經歷。她的異象、洞見和信心,大大感動和啓發我們一同來開展家庭事工。求主使用我們,協助信徒建立基督化的家庭!」(華北區教會同工黃姊妹分享)

目前內地各處教會都在探討如何開展或進一步建立家庭事工,因著缺乏資源和訓練,很多牧者、同工都苦惱於如何入手。感謝主讓這間教會開展了家庭事工。求主大大使用這些已發展家庭事工的教會,來協助其他本土教會建立家庭事工,這樣,教會才能更有力量地正面影響社會。

 

守著農村教會──為農村教會同工禱告

「我們的培訓班裡有一位已畢業的姊妹,她的家境貧寒,父母老邁年過七旬,但她事奉主的心志很強。她每週到周邊教會講道,服侍弟兄姊妹。今年春天,她的教會組織起隊伍到農村大街上佈道,她和年輕的弟兄姊妹排練一些小節目,載歌載舞,向農民傳揚福音真理,效果不錯。」(華北區教會陳牧師分享)

這姊妹是其中一位接受我們經濟資助的畢業生,她現在專心地在農村教會事奉主。農村教會需要更多忠心能教導別人的同工起來服侍,求主使用這位姊妹,繼續勇敢地擔負起農村的佈道和牧養工作。

「總有一天離開這裡!」──為「蟻族」禱告

內地的高考政策以「抽血」的方式把年輕人從鄉村和小城鎮吸引到大城市升學,這些青年大學畢業後,繼續在大城市謀生聚居,形成龐大的「蟻族」。然而,在大城市裡扎下根來並不容易。就以北京為例,因著較差的住房條件(人均居住面積約6.4平方米,即約70平方尺),令這個群體繼續留在北京生活的意願減弱。有61.2%的「蟻族」受訪者選擇「會離開北京」,轉到二三線城市或回到家鄉才買房子。(消息來源:北京晚報,2013年7月9日)

內地大城市的居住成本愈來愈高,令「蟻族」的生活成本上漲,居住水準下降。政府需要加速發展二三線城市、小城鎮及鄉村來吸納這些勞動人口,以舒緩大城市的居住壓力。求主記念這些四處漂泊的打工一族,早日找到安身之處,過安定的生活。

下載展望中華第86期完整PDF檔案

 

做牧師難,做師母更難?

IMG_0240_low re

作者:雲端

編者語:
作為傳道同工的伴侶,要面對的挑戰和承受的壓力實在不少。我們訪問了一位內地城市教會傳道人的妻子,由她分享一些內心感受,使我們多一點了解師母的內心世界。

訪問者:編者(簡稱「編」)
受訪者:李師母(簡稱「師」)

編:你當師母多少年了?
師:已經20多年。

 

編: 你認為當一位師母或傳道人的妻子,最大的責任是甚麼?
師: 師母要成為牧師丈夫的天路伴侶,同心同行,彼此扶持及勉勵;要全心負責照顧丈夫的起居生活,儘量多負擔家庭事務的責任,使丈夫沒有後顧之憂;也要懂得量入為出,料理好家庭的財務;師母更要提醒丈夫注意休息,學習生活平衡的智慧。

此外,師母也需要收集一些好的文章、見證或例證,幫助丈夫的講章更生動。師母是丈夫講道的第一個聽眾,不是要評頭論足,而是從平信徒角度談自己的感受。師母若與會眾有很好的人際關係,就成為牧者的一大助力。她給丈夫最重要的幫助就是常常為他代禱,使他靈力充沛、智慧充足,因除了聖靈以外,只有師母最深知牧師的需要。由於我本身也是傳道同工,也有自己的事奉壓力,再加上要照顧孩子,就難免對丈夫的支援不夠。

 

編: 教會及信徒對你有何期望?造成甚麼壓力呢?在中國教會當一位師母或傳道人的妻子,最大的壓力是甚麼呢?
師: 信徒認為牧者的妻子應該是「自家先生的好幫手」、 「事奉上的多面手」,甚至是「教會無名分的一把手」。在家裡理當是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在教會則更是「角色」多多,而且一樣都不能做得差,教會司琴、詩班指揮、姊妹會主席、兒童事工輔導,甚至是探訪組長等等,都一個不落。由於師母的特殊地位,她很可能成為教會的「公眾人物」,生活在眾目睽睽之下。人們對我們的期望過於其他人。我們的言談可能成為楷模,我們的衣著可能成為傚仿目標。甚至信徒們認為牧者的孩子也應當十分出色,不能考上「北大」也至少得考上「復旦」吧!
牧師的生活如金魚缸裡的魚──向眾人透明,一有風吹草動,全教會可能都知道。讓師母們想不通的是,自己的丈夫往往成了教會的「公產」,很少有屬於他們家庭的私人時間和生活。

實際上,由於人們對我們的期望太高,我們自己也覺得「理當比別人做得好一些」!因此幾乎無一例外地,我們忍受著外人難以想像的沈重精神負擔。教會一直盼望我們成為眾信徒的榜樣,使我們一舉一動都有很大的壓力。在中國教會當一位師母,最大的壓力是教會沒有安排師母團契培訓。長期以來,除了自己努力追求,沒有其他針對我們這個群體的聚集靈修、學習。面對如此巨大的壓力和挑戰,信徒對師母的真心支援和出於愛護的真實提醒是很重要的。

 

編: 當你丈夫忙碌於事奉,你如何照顧家事、兒女,如何處理經濟問題?
師: 讓傳道人的家庭井然有序、熱誠接待人、整齊清潔並且能夠吸引人,當然是夫妻倆共同的責任,但作為傳道人之妻則更不可推卸。在中國社會的處境中,很多師母不在教會專職服侍,往往要出去工作。這樣一來,師母就更要加倍付出,才能料理好牧者的家庭。有些師母在業餘時間過多地投入教會事奉,導致疏忽照顧自己的家庭,這是得不償失的。因為家庭是傳道人有力的支援,若「後院起火」,事奉果效必大打折扣。

由於傳道人注重教會事奉的成果,每每忽視自家孩子的管教,結果,孩子的品德、信仰出現問題,反過來成了他事奉的最大破口。照顧好兒女也是我最大的責任,但有很大困難,因為在這個時代培養孩子具有美好屬靈生命、認識上帝, 真不容易,我只能努力做好本分,仰望上主的恩典。至於經濟方面,我就儘量節約,精打細算, 儘量不麻煩丈夫,儘量不讓他擔憂。

 

編: 你需要得到甚麼支援,才能更好地承擔師母的角色?
師: 我希望成為賢妻良母型,知書達理型,虔敬賢德型的師母,退可下廚房,進可入廳堂。要更好地承擔師母的角色,我需要在靈性上和生活上得到關心、支援。我希望教會和信徒多多理解師母的難處,能給予鼓勵。我更需要眾信徒的代禱、不斷的鼓勵,以及上帝話語的引導。這樣,我才能更有力地走下去。

 

編: 遇到壓力,你會向誰傾訴?
師: 我遇到的最大壓力是要照顧家庭而沒有時間好好準備講道內容。當我有壓力時,我會向神、向丈夫傾訴,也會向知心的肢體傾訴。不傾訴的話, 感覺壓力漸大;傾訴了,然後與對方一起禱告, 會輕鬆很多。除了他/ 她們,我沒有向任何人傾訴,其實和其他人傾訴的作用不大,因為他們不太理解情況,我怕他/ 她們反而會被我的情況絆倒。我在教會算是公眾人物,不謹慎的言語很可能會給信徒帶來不良影響。

 

專題總結:
通過兩位師母的分享,我們可以知道內地教會的師母絕不容易當,要付上的代價也很大。要幫助這群已踏上師母角色之路的姊妹們,除了代禱外,還可以提供合適的培訓,幫助她們明白自己的角色和使命;好讓心靈受傷的得著醫治, 方向不清的得著帶領,事奉不稱職的得著裝備。歡迎有培訓、牧養經驗和負擔的主內同道幫助缺乏裝備的內地教會師母們。如想了解更多, 請跟我們聯絡(電話:2748-2152 王姊妹或電郵:ccchina@ccl.org.hk),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