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內地神學院畢業生贈書計劃

「是我嗎?」尋索召命之旅

果碩

「是我嗎?」每位被神呼召的傳道人常會這樣反問自己。

筆者首次參與「贈書之旅」,踏上西南這片住有最多少數民族的地區。聖經學校裡站著一群廿歲出頭、甚或只有十來歲的小伙子,問到預期踏入工場後最大的挑戰是甚麼時,他們不約而同有以下的答案:

「最大的挑戰是牧養初信者……信徒牧養的需要……」

這類牧養事奉的挑戰很「正路」,也很真實,所以奉獻者所支持的「牧養套裝送贈」,是針對他們牧養上的需要,對他們來說十分重要。但新入牧職所面對的豈止這些?

不少的畢業生,老家族民多有信主,他們也願意畢業後回老家服侍,他們中不少更是父母期望他們讀神學的。我不禁想這是他們自己的召命,還是父母加在他們身上的「召命」?他們即將面對的大挑戰是:沒有薪酬;與教會長執磨合;個別信徒對他們有過高期望;聖經根基薄弱的信徒,面對異端衝擊,真理裝備大有需要……這些都令他們身心俱疲,並衝擊他們被召作傳道人的初心,會不斷反躬自問:「仍是我嗎?」

確有小部分學生因著清楚自己的召命而離校,這未嘗不是好事。有老師亦表示會關心已畢業的同學,關顧他們牧養初期的需要,但老師有沉重的教學工作,是否仍有空間擔起這任務?

在另一間神學院,四十多名畢業生中,遇到一位媽媽神學生,她是住在雲南紅河的何姊妹,母親信主,她卻是在母親不放棄、不斷感染下,於成年後信主的。在六年前更被感召作傳道人,她同樣反問:「真是我嗎?」

何姊妹的女兒9歲、小兒子2歲,為跑到神學院接受裝備,付上了很大的代價—要放下家庭、待假期才可回家與家人相聚。其實神學院在首學年會從旁觀察,至年終評估同學是否適合繼續讀下去。何姊妹表示她那班有幾位同學就經評估後,被認為不宜讀神學,故此留下完成數年課程的同學,對作傳道人有更堅定的心志。

我們除了為這班「傳道新手」有足夠的資源禱告,亦要記念他們蒙召作傳道人的心志。不論年輕或年長,準確回應召命,深信可令他們得力地事奉。


何姊妹收到贈書後,急不及待將自己姓名的英文縮寫寫在書上,十分珍視這些資源


學習如何下載電子贈書

請支持2018年
「內地神學院畢業生贈書計劃」
因著支持者熱心奉獻,贈書團隊憑信心於本年5至6月, 支援50間神學院、聖經學校及培訓中心, 平均每間有100位畢業生,每人贈送一套牧養套裝(每套資助價平均為港幣500元),截至7月中,暫籌得港幣140萬,尚欠港幣110萬。

個別院校於下半年舉行畢業禮,請大家繼續記念,按感動奉獻支持牧養套裝的贈送事工,祝福新手傳道人在工場的服侍!

Advertisements

中國代禱之頁:祈求贈書事工不間斷

截至6月底,贈書團隊能順利親往其中30個贈書點,贈送牧養套裝,並且能與當地畢業生及老師交流,感恩!贈書事工並未結束,個別院校將於下半年舉行畢業典禮,請繼續禱告記念。目前內地基督教書目只有大約1,500種,加上內地嚴控基督教出版物,神學院更難覓得合適的釋經、門訓、查經和領導力等方面的書籍。求主憐憫使用「內地神學院畢業生贈書計劃」,讓贈書事工不因內地的政策變化而被阻延、甚至中斷,以滿足基督工人對優質屬靈文字資源的訴求;也請記念贈書計劃的經費需要。

中國代禱之頁:充滿恩典的贈書之旅


感恩!2018年度「內地神學院畢業生贈書計劃」已於5月及6月分別完成了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的贈書。每位畢業生都獲贈一套共21本的屬靈資源,包括釋經、護教、門訓、家庭、婚姻、神學等類別的書籍。縱然面對內地出版的審批限制、運送困難等,贈書團隊不止一次地見證了贈書就在他們到當晚或早上剛好送到神學院,這全是恩典!過程中,有機會跟畢業生分享交流,聆聽了他們即將開始全職服侍的期待心情、戰兢掛慮。求主加力給這群傳道人新手,引領他們在面對牧養上的挑戰時,仍能常存信心與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