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事奉

支持傳道人——生活得力.得力服侍(上)

照片20140917-25 103
傳道人牧養之餘還需要努力開核桃賺取生活費


編者按語:內地有很多地區的物質生活較為貧乏,傳道人十分需要支持,讓我們與您分享其中一個例子,使大家更了解他們的需要。

「位於內地西南區少數民族的鄉鎮,一名本身亦擁有少數民族血統的姑娘,兩年來每週日獨自來回步行一個半小時,上山下山,到達半山的教會,教導兒童主日學。

她在聖經學校接受裝備,畢業後有兩年時間在縣裡的教會服侍。但因當地教會無法支付她薪酬,她要如當地人一般,從事開核桃的手作。因要賺取生活費,她不能全時間服侍。她曾分享,若能添置一部摩托車代步,便能方便來往山區服侍,讓她更專心服侍當地的兒童,可是她沒有能力購買。」她正需要我們支持她的傳道人生活。

您的回應
由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支持傳道人」項目的籌款目標為HK$700,000。截至11月中,已籌得HK$ 405,766,尚欠 HK$294,234。

若有感動,請奉獻支持:
1. 登入「證主」網頁「奉獻支持」頁,選「中國教會事工」。

 

中國教會的寶

同行者言88_11

◎ 呂慶雄
副總幹事(拓展及培訓)
所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中國內地教會在上世紀的發展過程中,如果沒有老牧者的忠心榜樣與信仰原則的堅持,今日教會的質與量可能不一樣。

2013年8月3日,廣州大馬站的林獻羔牧師息勞歸主,除了懷念他(詳情可參看https://cclchina.wordpress.com/2013/08/16/samuellamb/),我也想到過去曾接觸過不少忠心主僕,他們曾經給我不少鼓勵。每當在事奉上遇到難阻時,想起他們的話、他們的堅持、他們的生平,就讓我看到甚麼才是事奉。

新疆的陳牧師,我最後跟他見面是2008年。九十多歲的老牧者,身體雖然不太好,但每次聚會必定準時坐在前排,聽罷後輩的講道,有鼓勵,也有指正。他沒有接受過正規神學訓練,是自學成長的一代。他留下其中一個榜樣,是好學不倦,我從他身上看到停止學習便停止成長。而且,他與另一位年紀相仿的老牧者同工半世紀,從不爭執,從未分裂!彼此謙卑順服,樂意按恩賜配搭。

約十年前我有幸認識馬馬可牧師,他是上世紀40年代「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運動的推動者。他看到異象,就鼓勵年輕同工獻身前往西北,自己則在背後為這些前線同工張羅所需資源。後來因為內戰令他無法成行,晚年居於重慶。我探訪他時,他已患上腦退化,近的記不了,遠的忘不了,還在唱當日由他創作、推動西北地區宣教的「遍傳福音團」團歌。他讓我看到甚麼叫忠於使命。

雲南的朱姊妹,八十多歲來到一個國有企業開荒佈道。我認識她時,她103歲,建立教會已25年。雖然她不能像以往般講道探訪,但每日早上定時到教會為教會發展及弟兄姊妹的需要禱告,以行動教導我們以雙膝(禱告)來服侍。

還有貴州的唐牧師,他一生在山區小鎮培育門徒。年輕時跟隨宣教士學醫,改革開放後自設診所,收入全數資助專為少數民族教會開辦的聖經學校。除了自己教導學生外,還派他們到不同的地方受訓。這些年輕的同工去大城市學習,卻沒有留戀大城市的繁華和舒適,甘願回到這近乎與外界隔絕的山區服侍,把培育門徒的責任一代傳一代。唐牧師所留下的遺產,不是金銀樓房,而是為天國培育精兵的使命。

居於蘇州的黃長老,他來自台灣,退休後定居於蘇州附近的小鎮,終其一生都關心教會發展及後輩的成長。還記得當年探望他時,他介紹我認識不同的年輕同工,以稱讚作為介紹同工的方式。不同年齡及背景的同工對黃長老都讚不絕口,稱讚他忠心事主的榜樣,寬容的個性,及按教會需要引入資源。

還有一些仍居於冰天雪地、窮鄉僻壤和沙漠邊沿的老牧者,年過九旬仍心繫天國使命,天天為中國教會及普世福音工作禱告。他們心裡只想著:「願祢的國降臨」。因著這些見證人,我發現今日我在事奉上遇到的難處,算不上是挫敗,更不配稱為困境,只能說是少少的障礙,大大的祝福。

 

 

 

 

專題:內地教會對傳道人妻子的牧養和關顧

R0017616

作者:白雲

一、關顧傳道人妻子群體的必要性及緊迫性

傳道人的妻子,也就是師母。到底「師母」是一個怎樣的角色?滿足甚麼條件才能勝任?有甚麼職責? 遍查聖經都找不到答案,但是,我們卻能清楚看到「智慧的婦人」、「才德的女子」和「順服的妻子」等等對「主的女兒們」的教導。可見,聖經並沒有特意為師母訂下某個模式。師母的角色和一般姊妹的角色一樣,可以因人、因時、因地而異,只要她們一心「尊主為大」, 行在神的旨意之中。內地教會的師母和牧師一樣,常常活在別人的「高度期望」之下,每天生活在壓力和孤單中,常常面對無助、懼怕和疲憊。教會需要看到她們所面對的危機,以及她們的需要和渴望。

 

二、師母角色常常失敗的原因

1. 沒有任何預備就匆忙上崗

在內地教會當師母,並沒有甚麼培訓可言,就連可供參考的屬靈書籍也少得可憐。有的牧師反映,師母在事奉上帶給他太多難處,甚至在惹禍後要他來補救。教會同工也訴苦,說師母給教會和牧師的事奉帶來很多壓力,師母說話也很傷害同工,成為教會發展的攔阻。牧師不想讓師母參與教會事工,師母就抱怨牧師不尊重她;也有些師母根本沒有當師母的樣式;還有些師母因著丈夫常忙於教會事工多與姊妹接觸,馬上疑神疑鬼,聲稱自己的丈夫和某某姊妹有不正當的關係,導致捕風捉影的八卦新聞傳遍教會,使牧師難以開展任何事工。這樣的師母不知道自己在教會的角色,反而成為牧師的「攔路虎」和「絆腳石」。師母應該是牧師的幫助者,不是捆綁者;是支持者、鼓勵者,不是領導者、支配者,更不是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后。這些師母的失敗,在於沒有接受裝備和學習。

 

2. 太能幹而阻礙教會發展

還有一些師母在教會擔負了太多的工作。例如, 我認識一位師母,她負責購買教會的屬靈書籍、購買培訓班學生所需要的物資,還負責教會的後勤和對外接待。當有信徒找牧師交通時,她先攔住一起交通。師母就這樣把教會的各種事工緊緊抓著,不肯放手給別人,不但令自己身心靈疲憊,更阻礙了別人成長, 攔阻了教會發展。師母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角色,反而認為自己是師「母」,是牧師的「娘」,教會裏大小事都要參與;這是對牧師職責的僭越,是越權和混亂次序。

 

3. 教會欠缺對師母的牧養和關顧

師母的角色是明顯和吃重的,若教會看到這群傳道人妻子的需要,願意付代價幫助她們成為堅強的「銅牆鐵壁」,讓她們在神國中發揮積極的作用,將是教會之福。的確,如果她們經過學習,得到裝備、訓練, 就可以成為教會很好的同工,成為牧師很好的助手和鼓勵者。

 

4. 身心靈的疲憊

內地教會師母的工作種類不盡相同,其職分、責任不可或缺,也不能被取代,而且師母常常是超負荷地工作。因著過多的事奉和教會活動,師母缺乏私人空間和休息時間,更缺乏和家人談心共處的時間,身心靈疲憊不堪;但為了信徒的需要,還要硬撐著。如果沒有一個幫助減壓的支援系統,師母們很快就會耗盡、枯乾,無法走下去了。

 

5. 缺乏重新得力的支援系統

內地許多牧師、師母住在教會的集體宿舍,師母沒有自己的私隱,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好像生活在大家的眼皮底下,這樣生活壓力實在不少。她們內心的痛苦和掙扎無處可訴。與信徒交通又擔心傳出去,於是只有壓抑情緒。師母是人,不是神,她們也有情緒壓抑、生病、傷心、身心靈疲倦、灰心絕望,以及靈裏低潮的時候,她們多麼需要愛、理解、鼓勵、支援、安慰、療傷、恢復啊!她們也有經濟拮据的時候,需要神藉著人來供應和支援、關懷她們。這些快要倒下來的師母實在需要一個支援系統,提供醫治、恢復、退修的機會,也可以使她們重新得力;她們需要屬靈導師聆聽她們內心的掙扎,並及時給予輔導、幫助,使她們能重新上路。

 

三、怎樣對師母進行關顧和牧養

1.     幫助認識師母的角色

i. 師母的事奉是蒙召的事奉

「師母」並不是教會中的一種職分,似乎沒有蒙召的必要。但當一位姊妹選擇嫁給傳道人時,她必須確知她已選擇了一條不易走的人生之路,因為她要與一位「甘心放下世上享受、甘心踏上苦難征途」的男人一輩子同行,若沒有神的呼召,這條路恐怕很難走下去。

ii. 師母的事奉是夫妻配搭的事奉

雖然沒有人要求師母必須積極參與牧師的事奉,但從婚姻的角度而言,師母在教會的第一個事奉是「幫助丈夫」。除非不得已,必須另有職業外,師母最好能全時間與牧師配搭,一同事奉。這種「夫妻檔」的事奉與只有牧師一人的事奉,有明顯的不同,因為教會中有許多事工,如姊妹的帶領、家庭的探訪、婚姻的輔導……等,由牧師一人去做,有諸多不便,有師母投入與牧師一同去做,將做得更好。

iii. 師母的事奉是從旁協助的事奉

師母縱然是全時間擺上,她卻是「在旁扶持」的角色。她的恩賜雖多,仍然是一位「順服丈夫」的妻子。她在牧師旁邊,是牧師精神的支柱,也是牧師婚姻的見證。一個男人要成功,需要妻子的鼓勵。牧師事奉要有果效、有喜樂,也必須要有「賢內助」在旁邊的支持與幕後的鼓勵。

iv. 師母的事奉是愛心的事奉

不少人認為:一定要有許多恩賜才可以做師母,其實教會中最需要的是「愛心」。當教會人數日增時,難免有被忽略的事,以及被疏忽的人,無形中造成「教會的破口」。師母最接近牧師,她最了解許多個人的難處,知道許多家庭的需要,因此,當牧師忙於照顧教會「全面性」的事工時,這些個別的、細膩的關懷,便可由師母補上。因此,師母事奉所著重的,不是才幹的大小,乃是愛心的多少。師母不是儘量去取悅所有人,乃是盡心去愛有需要的人。

 

2. 教會訓練傳道人的妻子成為才德的婦人

箴言卅一章10至31節所描寫的「才德的婦人」是有才又有德的女子。她是能幹的家庭主婦,把家治理得井井有條;她是才德的妻子,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她是成功的母親,對兒女有養也有教。

3. 建立一個屬靈的支援系統

傳道人的妻子若有心服侍就需要接受裝備,長期在牧場上奮鬥的師母們需要可放心傾吐自己軟弱和掙扎的屬靈團契。求神興起愛護、關心她們成長的屬靈導師來聆聽、輔導她們,陪伴她們成長,使她們在屬靈團契或屬靈導師這樣的「加油站」重新得力。也要定期舉辦退修營,讓她們有機會療傷、復原,得著如鷹展翅上騰的力量。

總結

內地教會師母群體的成長、對師母的牧養事工,不僅是關乎一個個小家庭的幸福和諧,更是關係到教會事工健康開展的重要因素。正確認識師母這一身分,認識師母群體在教會中所承擔的各項事工,是一個重要的課題。稱職的師母會活出積極的、負責的、得勝的、充滿盼望的人生,是牧師、傳道人的最大助力,也是整個教會蒙受祝福的泉源。因此對師母的關注和牧養應該引起教會的普遍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