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證主心239期

德生樓 — 墓碑的神蹟

方奕楷
副總監(拓展)

戴德生牧師於1905年被天父接返天家,葬於其妻瑪利亞墓旁;她早於1870年被主接回天家。經過戰亂後,戴德生第五代孫戴繼宗牧師憶述其家人於1983年來到鎮江,希望尋找其先祖的墓園、墓碑,這便開始了一趟35年的尋根之旅。蒙神憐憫,終於尋獲墓碑,為見證此神蹟,特於鎮江市宣德堂設立戴德生紀念館,並於今年6月5日為德生樓舉行揭幕儀式。戴繼宗牧師分享了五句話,撮錄如下:

1. 信仰的傳承
自十七世紀戴雅各開始,領受了約書亞記二十四章十五節:「至於我和我的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的教導,接下來戴家九代都在主恩中,傳承這信仰。回想中國人得聞福音,都是宣教士為福音信仰傳承付上了代價。

2. 捨己、跟隨
今天展示的瑪利亞墓碑,只是下面的三分一而已,甚至看不到她的名字,我們家族商討後,決定不復修,希望一個破碎的棺木、墓碑提醒跟隨耶穌的人,預備捨己,甚至犧性自己生命。

3. 唯獨基督
在戴德生墓碑上有一行英文字,出自哥林多後書,保羅說:「我認識一個在基督裡的人」,我們每一個人不一定能常在基督裡,我們不希望德生樓把人的焦點從基督身上挪開,「唯獨基督」,願我們要常常在基督裡,也要隱藏在基督裡。

4. 信服上帝
我曾祖父戴存仁及其妻的墓碑,是在戴德生墓碑旁。發現這批墓碑真是一個奇蹟。在溪橋公墓上面是一個煙酒倉庫,當年為甚麼會把墓碑留下?今天在德生樓那個中文墓碑上面,寫了希伯來書十一章一句話:「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我們的上帝是一個信實的上帝,戴德生曾說:「我們所需要的不是偉大的信心,而是信靠一位偉大的上帝。」

5. 全獻主用
德生樓要不要買門票?我們的原則是免費入場,奉獻出場,但我不會把奉獻箱放在門口,我們所要的是「生命的奉獻」,就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所說:「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為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他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相片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KlUmA737mVmEQ_KHZVqY2Q


證主的「證」,是從中國內地會(戴德生創立的宣教機構)文字出版部的「證道出版社」傳承而來。我們深願用文字去祝福德生樓,已認獻送出《戴德生—摰愛中華》,讓參觀者閱讀戴德生的生命,效法基督。

Advertisements

抓緊眼前機會

向新來港人士傳福音

採訪及整理:殷晴

過去20年從內地移居香港人士已超過94萬,大多以家庭團聚為目的。1 面對這些新來港人士,香港教會有沒有針對性的福音事工?

「證主」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間,進行了「香港教會本地普通話事工調查」,並於5月9日「證主」中國事工45周年講座中,由呂慶雄博士公佈了研究結果。該研究報告向香港教會提出一些反思問題及事工建議。

1. 群體的需要:參與教會聚會的普通話群體,主要是家庭團聚的新來港人士。他們主要因親友或參與社區活動、針對性的聚會,如廣東話班、新來港兒童適應班等到訪教會。現在教會主要還是採用探訪、街頭佈道、佈道會等傳統傳福音方式,成效似乎不明顯。教會應更多思考普通話群體的特質及真正需要。

2. 語言的考慮:沒有普通話崇拜或相關事工的教會也有普通話群體前來,是否代表他們有較強烈意願認識及融入本地群體?如果是這樣,崇拜設有普通話傳譯似乎已足夠。但教會若能計劃一整套針對性的崇拜禮儀及講道內容,針對那些不太主動融入本地語言文化的群體,設立普通話崇拜仍是可行的。

3. 如何吸引他們:透過社區服務接觸普通話群體是有效的,但如何吸引他們參與教會聚會則是另一問題。現時教會與相關機構合作不多,運用這些機構已有的機會及資源,是否可提升福音事工的有效性?

4. 資源的投放:人才較錢財重要。從已有普通話事工教會來看,教牧同工為推動者相當重要。從整全的福音使命看,全人關懷、多種族與跨文化同樣重要。透過資源整合,不同規模的堂會可在這三方面各展所長。

5. 延伸的果效:中國傳統家庭的家族關係緊密,普通話群體信主後與內地親友連繫,加上有教會的支援,長遠來說可能比現時支援廣東省教會的事工更為有效。

這項研究是為未來相關的研究及事工策劃提供基礎性資料,在北上的福音工作愈見困難與限制愈多時,盼望香港教會能把握這些已跑到我們跟前的福音對象!

1 詳細資料可參特區政府中期人口統計網站,並下載各專題報告:https://www.bycensus2016.gov.hk/tc/bc-articles.html。

——————————————————————————————

「香港教會本地普通話事工調查」接觸了1119間堂會, 成功訪問了600間,其中595間粵語堂會(53.2%)資料為有效數據作研究。在595份有效的調查樣本中,有339間堂會在過去一年有說普通話的朋友參加教會聚會。當中接近九成表示他們極大部分是新來
港人士。

有普通話崇拜的堂會有30間;在崇拜中設有普通話傳譯的有60間;有164間表示說普通話的朋友參加的是沒有傳譯的粵語崇拜。

有180間堂會設有接觸普通話群體的外展事工,其中約20%沒有普通話群體前來參加聚會。而沒有外展活動的教會則有一半表示有普通話群體前來聚會。

只有8間堂會有專人負責,並有專項預算。經費方面,有17間教會表示有預算,年度預算由1000元到20萬。

* 如欲索取完整版「香港教會普通話事工調查」,請與本會中國教會事工部聯絡 2725 8558。

 

突破身體障礙

回應召命

探訪及整理:卓榆

「證主」從今年3月開始,為內地一位年輕神學生——他是下肢傷殘的孤兒——提供生活補助金。身體的障礙和孤兒的處境並沒有阻礙他回應主的呼召和對神家的愛。他放棄了收入穩定的設計專業,甘心樂意過簡樸生活,接受神學裝備,委身於教會服侍——他就是阿石。

阿石在孤兒院成長,不懂何謂父母的愛護。小兒麻痺症令他下肢不能行動,當身邊的小朋友跑跳遊玩時,他只能獨坐在輪椅上,心靈的孤單和無助只有自己知道。
直至他在孤兒院遇上一位宣教士,她對阿石的關心照顧,讓他第一次體會到「媽媽」的愛。這位「媽媽」不單在生活上照顧阿石,還介紹天父給他認識,讓他的心靈得著真正的滿足。她告訴阿石,天父在他未出生已認識他,並在他生命中預備了一個計劃。

阿石在2012年獲得設計專業學位,也恆常在教會參與事奉。畢業後,他本可找一份有穩定收入的工作。然而,數年前宣教士把教會交回本地信徒負責後,教會便沒有受過神學訓練的傳道人。他對此感到扎心:「教會就是我的家,為何我的家人缺乏聖經教導和屬靈餵養呢?」他深深感受到,天父要在這個時刻使用他回應神家的需要。

2014年他開始唸神學,課餘就在教會服侍。因為沒有家人的經濟支持,教會也不富裕,只能給他少許津貼,他每月只靠微薄的傷殘社會保障金生活。然而,他輕鬆地說:「宣教士帶給我的,猶如一份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力量,讓我從孤單中找到愛與盼望;我也要為主尋回失喪的靈魂,忠心地牧養神家的羊。更重要的是,這是天父為我預備的人生計劃!雖然生活簡樸,但心靈卻很滿足。」

請支持內地傳道人的生活補助
2018年度,「證主」對15位來自城市及農村的傳道人,按他們的實際需要和地區生活水平給予支援,讓他們能專心牧養服侍的工作。籌款目標為港幣80萬元,除提供生活補助外,亦支持同工前往各地探訪受惠傳道人,了解他們在生活及牧養上的實際需要,以作資料整理,向支持者報告等。截至4月底,尚欠73萬元。若您有感動,請奉獻「支持傳道人」。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