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彙整:四月 2014

中國代禱之頁

專題90_1_1_2

穩步成長的教會小組
「我們的小組每週都有查經聚會,周間晚上也有領袖訓練,還有定期的戶外佈道和見證分享,教會在真正活出『往下扎根、向上結果』的生命。為了配合聖經教導和生活見證的需要,我們正在建立圖書館;我們還透過手機網絡向信徒發放靈修、讀經材料和教會事工資訊,這不僅有助於信徒之間的連結,還能幫助他們向慕道者轉發福音資訊。期望『證主』繼續向我們提供門訓類書籍及電子材料,在未來跟我們有更大的合作!」(華中地區城市教會年青領袖黃弟兄分享)

為內地教會新一代的青年領袖禱告,求主賜他們服侍的創意、眼界和魄力,好能為教會的牧養和教導工作帶來適切時代發展的模式和方向;也求主賜給內地教會更多發展資源。

聖經教我不論斷人
「通過證主出版的『活道』聖經教導課程,我學習到勒住舌頭的重要。我有時也會對信徒或是同工的行事為人妄加判斷,傷害了人也不自知。但『活道』課程帶出聖經的真理,再次提醒我,不要替神論斷別人,只有主才有論斷的權柄。感謝神光照我,拯救我!」(西南區教會同工王姊妹分享)

內地同工事奉繁忙,有時甚至沒有時間靈修和禱告。「活道」課程幫助他們放慢腳步,咀嚼神的話語, 嚥下消化,靈裡得著更新,可以繼續在事奉道路上走得更遠。求主恩待內地教會同工,給他們更多學習和實踐聖經真理的機會,促使靈命得以更新轉化,能作信徒的榜樣。

聖經領我認識神
「藉著『活道』課程,我被神的話語感動,心靈得到很大的提升,大大祝福了我的讀經、查經和禱告生活。回想過去的事奉經歷,雖有不足,但主沒有丟棄我,反而深深地激勵我,帶領我蒙福地事奉祂。作為神的僕人,我們何等需要謙卑地認識及實踐神的話語。」(西南區教會同工葉弟兄分享)

聖經真理能反照一個人的靈命情況。感謝主使用「活道」聖經課程,幫助很多內地同工重新檢視自己的屬靈生命,學習到真正的謙卑就是倚靠主。求主使用這聖經課程造就更多同工的靈命,裝備他們的服侍。

朝向更新的教會
「年輕人離開家鄉去打工是大勢所趨;教會主要負責人都是帶職事奉,時間不夠用;教會老一輩領袖無法走出根深蒂固的服侍觀念……這些都是目前華東某些地區的教會所面對的服侍『瓶頸』。上帝要引導這些教會作出甚麼改變?教會應如何更新牧養系統?」(華東區教會牧者陳弟兄分享)

為這些教會能打破固有現狀,興起、培訓新一代接班人禱告。求主幫助教會除去改變的阻力,領袖和信徒都能憑著信心,願意朝向更合神心意的發展方向邁步前進。

新老搭配,發揮果效
「為了培育更多青年信徒按恩賜參與服侍,得著更多充滿活力的新一代,教會的核心領袖組織起不同年齡的信徒,促進他們之間的互信和合一,鼓勵他們共同擁抱教會的核心異象──『得著年輕的一代』,並得到美好的果效。目前,教會的中、老年同工對青年同工已有更多肯定和支援,青年同工也帶著信心和祝福去服侍這世代的年輕人,這在主裡是何等美好的事!」(華北區教會同工張姊妹分享)

求主提醒更多內地教會注重教牧團隊內的互相配搭,培育全職同工,發掘有潛質的年輕人,做到「新老搭配,發揮果效」,使教會能服侍社會上更多不同階層的人。

支援貧困教會的發展
「我們有機會到中國西南地區探訪當地教會,那裡有好些忠心的聖經學校畢業生在默默地服侍,其中大部分只有微薄的生活補助;有些甚至沒有得到教會供應,生活困難。縱然經濟條件不佳,但他們仍持守使命、堅守崗位、忠心事主! 祈求上主為當地的福音工作開路,也供應同工生活上的各種需要。」(本地教會夥伴葉牧師分享)

這些地區的教會除了物質缺乏外,靈命栽培和聖經教導工作也是非常需要的。求主興起更多主內同行者以不同形式支援教會發展,願神的家能在這樣荒涼的地區興旺地發展起來,榮耀主的名!

物質條件與屬靈傳統的轉變

pfc90_1_5 

◎ 呂慶雄

前言
到底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過程中,教會面對著甚麼衝擊?隨著社會開放,對外接觸的機會大量增加,在大城市生活的居民物質條件大幅改善,這對教牧及信徒的屬靈生命有何影響?當我們今日說要關心內地教會的發展時,他們生活的處境是不可忽略的一環。

為了解這情況,我特別訪問了幾位內地牧者,從他們口中了解到內地教會屬靈傳統的改變。

屬靈傳統與基要信仰
八十年代改革開放,老牧者在教會宣講的信息形成了那一代信徒的屬靈傳統。其中影響屬靈傳統最深遠的神學思想是末世觀。這一輩的老牧者在四十年代接受神學裝備,並在那動亂苦難、充滿戰爭的歲月, 熱切期望主早日再來,並且深深相信世界的一切都是敗壞的,只有屬靈的世界才是人應追求的。世界只會越來越敗壞,追求屬靈生命的成長,必須放棄對世界的所有依戀。

例如,愛主不能愛自己,更不能愛瑪門,因此基督徒不應做生意,開店賺錢是愛世界的表現。又如輔導,他們認為凡事禱告就好,不需要輔導。近年南方及沿海城市教會接受為預備結婚的弟兄姊妹進行婚前輔導,但北方一些農村教會還是不接受。

在八十年信主及參與教會聚會的信徒,就是在這種屬靈氛圍下成長,他們就是今日的教會領袖。要知道中國內地當時還是在改革開放初期,還沒有太多基督教資源,他們完全順服上一代牧者的教導, 可以說教會的屬靈傳統在世紀之交仍沒多大變化。

但是,昔日接受老牧者教導的年輕信徒,今日不少已成為教會領袖。他們將帶著上一代的屬靈觀來面對今日的社會問題。有年輕的信徒領袖反映,那些接受上一代基要信仰的教會領袖思想較為保守,面對今日多變的社會風氣,只有負面的批評及抗拒改變。

今日教會面對的問題
在神學院事奉的同工分享說,神學院所面對的這種屬靈傳統的轉變非常明顯。當老一輩同工陸續退休或離任,年約三四十歲年輕一輩的老師漸多, 他們的學識較多、學位較高,但牧會經驗及屬靈生命較淺。具體地說,老一輩同工凡事禱告交託,但部分年輕老師是不會主動禱告的。對他們的行為表現, 較年長的弟兄姊妹常以上一代同工為標準來比較,認為他們只有知識學問而沒有屬靈生命。

新一代的教會領袖,特別是在今日中國大城市中生活的教會領袖,在處理一些實際生活問題方面,尤其是物質生活方面,跟以往很不同。弟兄姊妹還會拿上一代對物質的看法跟現在的同工比較。以工資為例,以前同工進入工場會接受沒有工資的情況,願意成為教會義工,或願意拿很低、甚至不夠糊口的工資。他們會先關心在教會可以做甚麼,能為神在這地區傳福音及關心肢體就好了。現在新一代同工到教會事奉,先談工資、保險和假期等福利,與社會上一般面試似無差異。部分信徒認為這些年輕同工視牧職為世俗工作,因此視他們為不屬靈。不過,也有弟兄姊妹接納這種態度,認為牧者也有家庭,也應有較好的生活條件。據說教會也有牧師做傳銷來幫補家計,自然,一些批評便定論他們看錢多於看信心。

從另一角度看,隨著社會的轉變,特別是在社會經濟快速發展的時代成長的傳道人,他們的價值觀, 對受苦、事奉、委身等觀念跟上一代有顯著的不同。在一些大城市有一些現象,就是城市的年輕人奉獻自己讀神學的人數下降,有些則會跑到香港或海外讀神學。而在內地接受神學訓練的,多是來自農村的孩子。他們神學畢業後不願回到農村事奉,主要原因是收入相差很大。這是實際生活需要,也是信心問題。可以說,社會與教會所面對的物質的衝擊是相同的。

未來的盼望與出路
除了這些較為負面的例子,也有些地區的教牧能正面面對物質主義的衝擊。商人團契發展較早的東北地區,牧者雖抱持較保守的屬靈觀,但卻能清晰看到神會透過商人的人際網絡、管理智慧及資源來幫助教會發展事工。教會除了教牧同工之外,商人信徒也能參與教會的日常事奉,為教會帶來革新。同時,也有中年的牧者認同年輕人更能掌握時代脈搏,於是放手讓年輕同工採用新的方法來發展教會事工。

當然,針對上文所提的物質衝擊,資深同工也應個別針對性地教導年輕同工,在他們的事奉態度、聖經知識及與人相處上多加提點,以致他/ 她在發揮所長的同時,也可補短。

有同工相信,只要給予多些時間,教會的年輕同工會明白,傳統的屬靈觀有大部分是寶貴的屬靈遺產。當他們發現用盡了一切「人」的方法都不能達到期望的果效,他們便會更加倚靠神。同時,內地教會與海外接觸的機會愈來愈多,有更多從香港或海外地區回流的神學生參與事奉,除了擴闊神學視野外,他們若能吸收與整理所學,將之本色化地應用到事奉情境中,也許能較好地調和傳統屬靈觀與物質世界之間的不協調。

透過幾位來自內地不同地區的牧者分享,大概可以歸納出他們肯定在基要主義影響下所建立的屬靈傳統的價值,只是要在一些應用處境上作出調整,好能有效地回應今日的社會轉變。同工若能面對社會的轉變,在很大程度上能幫助弟兄姊妹在物質豐富的環境中保持單純的信仰。

結語
如何面對物質主義的衝擊?從幾位內地同工身上看到實際的例子是:
1. 不斷學習。他們在已有的屬靈傳統上繼續學習,透過吸收新的神學知識、事工技巧及與同工交流,學會像保羅所說,懂得如何處於卑賤與豐富。面對社會的轉變仍能持守所學所信,不會盲目地隨著社會潮流和風氣擺動。

2. 生命師傅。有上一代的牧者以開放的態度牧養他們,又給予機會及發揮的空間讓他們實踐所想。最重要的是這些「生命師傅」能及早在教會透過教導營造接納新事工的文化,讓年輕一輩有機會發揮。

3. 清楚定位。教會面對各種不同的衝擊但不失去原有定位。教會在地上的基本使命是為基督作見證及建立門徒,因此,不管物質是豐富還是不足,都有不同的方為基督作見證。

4. 內在生命。他們看到最重要的不是推行甚麼事工或服務,而是同工及弟兄姊妹的生命見證。中國不管多開放也離不開講求關係的社會環境,而個人靈命與品格就是最佳見證及關係資源。以內在生命素質來贏取別人的信任,才是事奉者最重要的特質。

無庸置疑,中國經濟發展帶來的物質主義及城鄉經濟差異,為教會帶來不少衝擊。但如其中一位牧者所言,面對未來是樂觀的。樂觀是建基於信心,也建基於過去多年中國教會已走過不少崎嶇之路。當然, 他們不是盲目地相信。事實上他們也看到教會目前已不如三十年前的增長快速,有些地區甚至出現負增長。但若在建立領袖的事工上堅持,讓生命素質成為基督徒最明確的標誌,則教會始終能繼續作為燈臺, 照亮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