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在地化」與跨文化宣教

專題89_1_1

◎ 呂慶雄

還記得香港回歸前,關心中國內地教會發展的弟兄姊妹常在禱告中祈求主把中國的福音大門打開。今天,在全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隨處可見內地遊客;在歐美、澳紐等地,內地留學生不計其數;香港更在2013年接待了超過四千萬的內地遊客。這是否意味著神已垂聽禱告,把中國的福音大門向全世界各地打開?

隨著中國經濟起飛,我們看到的問題固然不少,但福音的機遇也同樣增加。內地旅客消費力強是促使國人足跡處處的主要原因,他們為這些城市帶來文化及經濟上不少的影響,這也是始料不及的。我們可以視這些影響為困擾,但若是神在回應禱告,這也許是未來中國福音事工的主要方向了!

 「全球化」與「全球在地化」

「全球化」(Globalization)讓人想起跨國企業,把自己的產品傾銷到世界各地。只要您能上網,便可與世界接軌。只要您稍加留意,就會發現世界的距離細小到近在咫尺,2008年美國金融海嘯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便是一例。若「全球化」是把世界的距離拉近,「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就是把世界變得更多元化。在世界的不同角落,您都能找到從前找不到的具民族特色的文化及經濟活動。匯豐銀行的口號「環球金融,地方智慧」便是最顯著的例子,服務既廣及全球,也細及具備地區特色。

記得在美國讀書期間,在某個主日下午教會聚會結束後,我們一家人到一間小型華人餐館共進午膳。剛坐下來,我就感到那裡滿溢著一股「中國味」。於是我查問服務員是否來自中國內地(而不是香港或台灣),再問他們的老闆是否溫州人,答案是肯定的。溫州人在異地開餐館及主持溫州語的崇拜聚會,已不是甚麼新聞。移居外地還保留自己原有的特色,就是一種「在地化」的表現。除了把自身的文化搬到外地,另一方面也調整自己適應當地文化,像跨國企業進駐當地,因應當地文化而改變自己的產品特色。如在內地的肯德基,就有供應白粥作早餐,在美國就肯定沒有。也只有在印度,才能找到沒有牛肉的麥當勞漢堡包。

「全球在地化」與跨文化宣教

其實,廿一世紀的地球村已變得很小、很急速、很透明。全球各大城市的居民,通訊互動隨時可達;社會上的消息可以即時更新;遇到甚麼需要,能上網便可得到解決方案(是否正確另作別論)。內地流行的「微博」,隨時可讓數以萬計的人來跟您聊天。二百年前宣教士需要等半年才能收到家書和奉獻,今天只需花幾分鐘就能完成。這種「高速發展」的環境對跨文化宣教,特別是城市宣教,構成怎樣的影響?

今日談的跨文化宣教,已不再像一百多年前那樣要求宣教士一定要離開本地本族,因為今日的福音對象已離開本地本族來到您的門前。要在中國內地的大城市尋找不同民族的未得之民並不困難,而這些來自農村的民工或小販與家鄉會繼續保持聯繫,不像以往一去不返。在海外的大城市也一樣,到處都有來自中國內地的學生或商店老闆。不少人在異地信主後,回鄉探親時也把福音帶回去。

如此,我們向本地的「外地人」傳福音、栽培訓練,裝備他們回鄉影響親友鄰人,這豈不就是主耶穌跟撒瑪利亞婦人談道的模式嗎?以往當他們回鄉後,我們怕不能繼續與他們保持聯繫,怕他們找不到教會。但今日互聯網及流動通訊的發達,已大大確保了日後聯繫和跟進的可能性。

國度視野,本土策略

從這角度看,教會在缺錢缺人的情況下,仍可在跨文化宣教事工上踏出第一步。除了境外教會可積極參與之外,也可鼓勵內地城市教會起步,把原來只視為傳福音佈道的事工,更新成為本土的跨文化事工。當然,這事工的焦點是城市宣教,並不取代進入遙遠的農村或島國的跨文化、跨地域宣教。只是,當我們思考如何推動宣教時,除了過往的宣教模式外,還要學習善用今日的新環境,以新角度成為普世差傳事工的一員。

大使命的最終目的是建立主耶穌的門徒,而地域就是普天下,但不是每間教會都有能力及資源差派宣教士到海外。自2003年開始,中國內地教會開始就宣教事工進行討論和培訓,更直接差派海外宣教士。十年過去,有人堅持,有人放棄,但整體而言還是邁向普世差傳的方向。只是資源不同,步伐也自然不同。若教會多年來都沒有差出宣教士,是否代表她沒有整全地參與大使命?教會需要擁有國度視野,從天國使命出發,細看各地教會推動不同事工所拼湊出來的完整圖畫,不能只看自己能付出多少。

也許,在「全球在地化」的現實下,各地教會都能在本地參與或實習跨文化事工,為未來投身到海外作準備。海外教會也不以建立本地教會為最終目的,改以國度視野看留學生及勞工事工;在向他們傳福音的同時,裝備他們帶著使命回去原居地,建立長久的聯繫網絡,不再因這些初熟的果子要回老家而嗟嘆失去人才。

 跨文化事工就在此地

就華人同工而言,今日參與跨文化事工,不論是進入中國內地,還是從中國內地走向世界各地,都比從前容易。機會就在眼前,我們準備好了沒有?而當我們說要培訓同工參與跨文化事工時,培訓的重點是甚麼?最有效的佈道方式是甚麼方式?這些都是我們要問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知識叫人自高自大」,只是,在過去數十年的同工培訓中,重點都在於知識的裝備。境外同工進入內地培訓,大多可以說是把知識帶了回去,內地同工吸收多少、消化多少、落實多少,則難以測度。我不是反對知識傳遞與教導,但當我們回想誰人對我們的屬靈生命影響至深時,就會發現,他/她不一定是擁有高深學問的人,而是言行一致、忠誠又有愛心的人。

「中國內地會」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離開中國後,教會仍繼續增長,原因就在於他們培育了一批又忠心又有愛心的本地同工。當中的學者和專業人士不多,但教會就這樣發展起來。今天,內地有些同工深受跨文化事工異象感動,決定延續來華宣教士的使命,把福音傳出去;那我們應如何學效先聖先賢,培養這類又忠心又有愛心的同工?為此,培訓課程和方式,甚至內容也要相應地作出改變。

不錯,神給我們的使命是偉大的,但主耶穌在世花了三年時間,只建立了十二個具有潛質成為領袖的門徒。祂採用的方法並不只是傳遞知識,而是透過成為肉身,住在人的中間,親身示範了謙卑服侍的榜樣。今天,全球資訊密集,資料不缺、知識不乏,唯有生命見證不夠深入。上一代內地同工的學問水準不及這一代的年輕同工,但他們對聖經的熱愛與堅持,個人行為和品格見證,卻留下了歷久不衰的榜樣。

面向未來,若我們有幸能看到中國內地教會繼續發展,對普世福音事工帶來正面的動力和影響力,我相信關鍵不是差出多少同工,或是他們的學問有多高深、專業技能有多獨特,而是生命素質有多吸引。明天的事工發展如何,還看今日!我們應如何把握「全球在地化」的機遇,追求深入的生命交流,以榜樣建立榜樣?也許這是今日華人教會在思考發展跨文化事工時,要考慮的主要問題。

廣告

「全球在地化」與跨文化宣教”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