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全球在地化」與跨文化宣教

專題89_1_1

◎ 呂慶雄

還記得香港回歸前,關心中國內地教會發展的弟兄姊妹常在禱告中祈求主把中國的福音大門打開。今天,在全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隨處可見內地遊客;在歐美、澳紐等地,內地留學生不計其數;香港更在2013年接待了超過四千萬的內地遊客。這是否意味著神已垂聽禱告,把中國的福音大門向全世界各地打開?

隨著中國經濟起飛,我們看到的問題固然不少,但福音的機遇也同樣增加。內地旅客消費力強是促使國人足跡處處的主要原因,他們為這些城市帶來文化及經濟上不少的影響,這也是始料不及的。我們可以視這些影響為困擾,但若是神在回應禱告,這也許是未來中國福音事工的主要方向了!

 「全球化」與「全球在地化」

「全球化」(Globalization)讓人想起跨國企業,把自己的產品傾銷到世界各地。只要您能上網,便可與世界接軌。只要您稍加留意,就會發現世界的距離細小到近在咫尺,2008年美國金融海嘯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便是一例。若「全球化」是把世界的距離拉近,「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就是把世界變得更多元化。在世界的不同角落,您都能找到從前找不到的具民族特色的文化及經濟活動。匯豐銀行的口號「環球金融,地方智慧」便是最顯著的例子,服務既廣及全球,也細及具備地區特色。

記得在美國讀書期間,在某個主日下午教會聚會結束後,我們一家人到一間小型華人餐館共進午膳。剛坐下來,我就感到那裡滿溢著一股「中國味」。於是我查問服務員是否來自中國內地(而不是香港或台灣),再問他們的老闆是否溫州人,答案是肯定的。溫州人在異地開餐館及主持溫州語的崇拜聚會,已不是甚麼新聞。移居外地還保留自己原有的特色,就是一種「在地化」的表現。除了把自身的文化搬到外地,另一方面也調整自己適應當地文化,像跨國企業進駐當地,因應當地文化而改變自己的產品特色。如在內地的肯德基,就有供應白粥作早餐,在美國就肯定沒有。也只有在印度,才能找到沒有牛肉的麥當勞漢堡包。

「全球在地化」與跨文化宣教

其實,廿一世紀的地球村已變得很小、很急速、很透明。全球各大城市的居民,通訊互動隨時可達;社會上的消息可以即時更新;遇到甚麼需要,能上網便可得到解決方案(是否正確另作別論)。內地流行的「微博」,隨時可讓數以萬計的人來跟您聊天。二百年前宣教士需要等半年才能收到家書和奉獻,今天只需花幾分鐘就能完成。這種「高速發展」的環境對跨文化宣教,特別是城市宣教,構成怎樣的影響?

今日談的跨文化宣教,已不再像一百多年前那樣要求宣教士一定要離開本地本族,因為今日的福音對象已離開本地本族來到您的門前。要在中國內地的大城市尋找不同民族的未得之民並不困難,而這些來自農村的民工或小販與家鄉會繼續保持聯繫,不像以往一去不返。在海外的大城市也一樣,到處都有來自中國內地的學生或商店老闆。不少人在異地信主後,回鄉探親時也把福音帶回去。

如此,我們向本地的「外地人」傳福音、栽培訓練,裝備他們回鄉影響親友鄰人,這豈不就是主耶穌跟撒瑪利亞婦人談道的模式嗎?以往當他們回鄉後,我們怕不能繼續與他們保持聯繫,怕他們找不到教會。但今日互聯網及流動通訊的發達,已大大確保了日後聯繫和跟進的可能性。

國度視野,本土策略

從這角度看,教會在缺錢缺人的情況下,仍可在跨文化宣教事工上踏出第一步。除了境外教會可積極參與之外,也可鼓勵內地城市教會起步,把原來只視為傳福音佈道的事工,更新成為本土的跨文化事工。當然,這事工的焦點是城市宣教,並不取代進入遙遠的農村或島國的跨文化、跨地域宣教。只是,當我們思考如何推動宣教時,除了過往的宣教模式外,還要學習善用今日的新環境,以新角度成為普世差傳事工的一員。

大使命的最終目的是建立主耶穌的門徒,而地域就是普天下,但不是每間教會都有能力及資源差派宣教士到海外。自2003年開始,中國內地教會開始就宣教事工進行討論和培訓,更直接差派海外宣教士。十年過去,有人堅持,有人放棄,但整體而言還是邁向普世差傳的方向。只是資源不同,步伐也自然不同。若教會多年來都沒有差出宣教士,是否代表她沒有整全地參與大使命?教會需要擁有國度視野,從天國使命出發,細看各地教會推動不同事工所拼湊出來的完整圖畫,不能只看自己能付出多少。

也許,在「全球在地化」的現實下,各地教會都能在本地參與或實習跨文化事工,為未來投身到海外作準備。海外教會也不以建立本地教會為最終目的,改以國度視野看留學生及勞工事工;在向他們傳福音的同時,裝備他們帶著使命回去原居地,建立長久的聯繫網絡,不再因這些初熟的果子要回老家而嗟嘆失去人才。

 跨文化事工就在此地

就華人同工而言,今日參與跨文化事工,不論是進入中國內地,還是從中國內地走向世界各地,都比從前容易。機會就在眼前,我們準備好了沒有?而當我們說要培訓同工參與跨文化事工時,培訓的重點是甚麼?最有效的佈道方式是甚麼方式?這些都是我們要問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知識叫人自高自大」,只是,在過去數十年的同工培訓中,重點都在於知識的裝備。境外同工進入內地培訓,大多可以說是把知識帶了回去,內地同工吸收多少、消化多少、落實多少,則難以測度。我不是反對知識傳遞與教導,但當我們回想誰人對我們的屬靈生命影響至深時,就會發現,他/她不一定是擁有高深學問的人,而是言行一致、忠誠又有愛心的人。

「中國內地會」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離開中國後,教會仍繼續增長,原因就在於他們培育了一批又忠心又有愛心的本地同工。當中的學者和專業人士不多,但教會就這樣發展起來。今天,內地有些同工深受跨文化事工異象感動,決定延續來華宣教士的使命,把福音傳出去;那我們應如何學效先聖先賢,培養這類又忠心又有愛心的同工?為此,培訓課程和方式,甚至內容也要相應地作出改變。

不錯,神給我們的使命是偉大的,但主耶穌在世花了三年時間,只建立了十二個具有潛質成為領袖的門徒。祂採用的方法並不只是傳遞知識,而是透過成為肉身,住在人的中間,親身示範了謙卑服侍的榜樣。今天,全球資訊密集,資料不缺、知識不乏,唯有生命見證不夠深入。上一代內地同工的學問水準不及這一代的年輕同工,但他們對聖經的熱愛與堅持,個人行為和品格見證,卻留下了歷久不衰的榜樣。

面向未來,若我們有幸能看到中國內地教會繼續發展,對普世福音事工帶來正面的動力和影響力,我相信關鍵不是差出多少同工,或是他們的學問有多高深、專業技能有多獨特,而是生命素質有多吸引。明天的事工發展如何,還看今日!我們應如何把握「全球在地化」的機遇,追求深入的生命交流,以榜樣建立榜樣?也許這是今日華人教會在思考發展跨文化事工時,要考慮的主要問題。

「真理講不明,恩典數不清!」──少數民族事工的發展困難與挑戰

專題89_2_2

◎ 林悅志

前言

長期以來,中國大部分的少數民族都停留在福音門外,因著固守本族的傳統文化,他們抗拒外來宗教信仰。不單是漢族難以向他們作工,甚至本族人(因移居到漢族中而受漢化)也不容易再進入他們當中作工。除了要克服文化差異,更要面對語言不通的問題。

以下有兩位來自不同少數民族的信徒分享族內的佈道、教導、牧養和教會發展的情況,我們可以藉此一窺在少數民族中為主作工的困難和挑戰。

 

楊姊妹的分享
傳道難,難在……

「我姐姐是村裡第一位基督徒,一直受到家族的逼迫;加上以前曾有邪教傳入村裡,村民不斷打壓外來信仰。我在外面跑來跑去還沒甚麼,但姐姐一直在家裡待著,所受的壓力很不少。在我這個民族裡展開福音事工,挑戰很大,因為族人有自己根深蒂固的信仰,很多的觀念和思想都難以改變。幾年下來,新的福音對象不多,她們一開始反應還好,覺得基督信仰很新鮮,願意來聽聽;但當他們認識更多後,就會覺得我們不尊重他們的民族,想要改變他們的固有文化,於是就拒絕與我們做朋友,不再來往。我們非常主動地要做些甚麼,他們也是難以接受。目前家族的人、村裡的人都對我們不存好感,福音工作難度很大。我們現在花很多時間來禱告,祈求神在這群體中動工;也會花時間回自己的老家探訪。」

 

牧養難,難在……

舊有生活的纏憂:那麼多年來,族人一直信奉流傳下來的民間信仰,要他們一下子改變信仰,豈是易事?加上很多族人認為要跟著漢人、外國人去信他們的宗教,是不可思議的事!所以教會要向他們傳道,自然困難。但在教會裡,已經信主的族人也很難改變。他們有根深蒂固的舊習慣、舊思想和舊自我,屬靈生命成長緩慢,即使真理擺在眼前,但他們仍選擇舊有的生活內容和思想模式,大大衝擊著牧者的教導和牧養事工。

 難以有效傳遞真理:教會裡有不通漢語和漢字的族內信徒,有些對上帝的事非常渴慕。同工用聖經或透過講道教導他們學習真理,往往果效很小。加上聚會時會有兩族操不同方言的信徒一同聽道,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牧者只能用本地漢化的方言溝通,但年紀稍大的信徒跟不上。在聖經用語的解釋上,我們面臨很大的困難,例如,聖經裡的『恩典』和他們方言裡的『恩典』意思不同。他們難以理解聖經中的『恩典』是何意思,牧者正苦於如何解決這個大大影響教導果效的語言問題。


我們這間少數民族教會,信徒來自兩個民族,大多數是年輕人。雖然很多人看上去很年輕,穿著時髦,也像是很有學問,且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話;但是,他們沒有上過學,不識字,打開聖經看老是不理解。面對日後有更多不懂漢字的族人信主,就要想辦法如何教導他們。現在教會裡有一位姊妹,用一種中文拼音的方式來記錄故事或歌曲的內容,讀過書的人可以看懂這種簡單的中文拼音;也有人創造一些新的符號來標音。目前我們已把這些記錄方法拿給村民看,讓他們提意見,回來再修改。這拼音方法現已得到很多族人的認可,相信會對日後的教會發展工作有所幫助。」

 

徐姊妹的分享
語言調整的困難

「我雖然不是漢人,但因為從小由村裡搬出來生活,我的語言早已被漢化了!所以現在我在重新學習本族的語言,好能為主傳講聖經。感謝主的帶領,讓我們學會將聖經真理融合到本族的文化中,像我們不向人『磕頭』,這樣一步一步起做給族人看,讓他們認識基督信仰。

像『神』這個字,在佛教的用語中很常見,所以我們就不能用這個字來介紹『基督』,要用新詞代替。雖然聖經裡面最能體現神的『愛』,但在我們的民族中就只有『喜歡』而沒有『愛』這詞。畢竟『愛』和『喜歡』的意思有差別,目前沒有一個恰當的字詞能表達「上帝愛我們」,這也令牧養工作備添困難。這種重要的語言調整工作已在慢慢進行,是一項很大的挑戰。」

 

聚會安排的困難

「我教會裡的族內信徒無法安靜地坐著聽道半小時,還會隨時打斷講員的話,問:『講道何時結束?可以停了嗎?』所以,我們每次都要想很多有創意的點子來主領聚會,好在短短的時間內,分享一些他們真的能聽懂的內容。但我們又要提醒自己不能錯誤傳遞神的話,因此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即使我們已盡力預備,但聚會後仍會有青年人走過來告訴我們:『我們倒不是覺得您講得不好,但是我們真的聽不懂您的話。』經過多次的試驗和調節,我們仍在摸索到底怎麼做才可以讓他們得到聖經真理上的裝備和牧養。」

 

結語

100多年前,「中國內地會」的傳教士首先開始少數民族事工,昔日的福音開荒工作比今日的更為艱辛!喜見今日一些內地教會同工已承擔了佈道和牧養的任務,努力為主開墾聖工,雖然未見很大的果效,但他們已慢慢摸索到事工的方向,努力克服各種挑戰。透過這兩位同工的分享,我們看到拓展少數民族事工的艱辛,在「真理講不明,恩典說不清」的情況下,同工需要更多的代禱及支持,才能在主恩裡支撐下去。他們也需要更多適切的培訓和資源供應,才能克服眼下的跨文化宣教挑戰。

少數民族需要的,是簡單資訊而不是高深學問,這也回應了上一篇文章的內容:不是靠高深學問可以成為優秀的宣教士,重點乃在於生命見證。另一方面,目前不少機構及教會仍在默默地為少數民族得享救恩而努力,您能如何參與其中堅持關心這些神所愛的未得之民?

聚焦服侍——中國教會事工40年

同行者言89_1

◎ 梁樂遜

一項運作了四十年、經過了四個轉折階段的事工,要回顧和整合其中點滴並非易事。單就「中國教會」這個既抽象又具體的名詞,要從範圍上與功能上為她作描述已經殊不簡單。

「證主」的使命宣言明確指出,我們從上帝領受的使命:服侍華人教會為本,對象超越地域與宗族。不過問題是:哪些地區、哪些類型、教會裡哪些對象?另外還有優先次序的問題,因直接牽涉人手分配和資金籌募。而單是「中國教會」,無論在國土面積還是人口數字等方面,都已遠遠超過我們能力所及。

這說明一個事實:上帝在「證主」走過的每個階段,都為我們預備適時並遠超我們一己所能聚集的資源,以供應中國教會及領袖。祂熬煉我們「走一步見一步」的信心,又塑造我們謙卑服侍、避免不良比較的品格,以及挑戰我們按祂的時機與旨意作出冒險的行動計劃。

上帝慷慨地讓我們經歷與祂一起,將數以千萬計的文字資源,供應全國31個省市並其下接近一半的地級市。很自然地,這促使我們廣結各地主裡同工的情誼,也成為「證主」參與發展中國教會不同事工(例如,聖經教導、領袖培育和門徒訓練等)時,甚具戰略性的夥伴平台。但是這些平台與教會事工的焦點在哪裡呢?

有不少人都問「證主」能否「鯨吞」中國的教會事工,問題背後大概是勉勵我們要專注,釐清與評估甚麼是我們的核心能力(core competence)所在。在內地進行事工項目,無論是籌備時間、資源調配、安全指引、跟進評估等,都比在香港舉辦同類型項目時,需要更多複雜考慮,並更加難以把握。單考慮教會類型,便有非常多人關注:「證主」怎樣看家庭教會和官方教會,會否有選擇性?坦白說,我們也承擔著不少過去遺留下來的包袱與壓力。但是非常感恩:上帝引導我們走出歷史陰霾,糾正我們的心態,也擴闊我們的心懷:認定所服事的是中國教會——承認耶穌基督為主、信仰純正、忠於聖經的教會群體。

曾有某位牧師,在一次分享中給予寶貴提醒:「中國教會的需要這樣多,多添十個八個機構也滿足不了,又何須擔憂資源過剩或惡性競爭?只要盡忠做好上帝給我們的那一份已經非常好。」的確,上帝沒有呼召我們在任何地方建立地上王國,而孤軍作戰也非祂的本意。

這些年間,我們在幾個地區嘗試與不同的教會群體探討,怎樣以聖經教導與門訓作為切入點,透過小範圍牧養單位(或者是小組)的建立,穩定持續地培養合上帝心意的領袖,使教會朝健康強壯的方向成長。最近十年,聖靈也一直清晰地指引我們,學習怎樣按祂的心意發揮核心能力,藉著事工項目,與教會群體及領袖進行深化的認識、交流和合作,並建立夥伴同行的關係。

我們非常樂意繼續與您分享這些事工的成果,將榮耀歸於天父!

 

新時代的「土豪」

(車牌弄變白色無字)內地新知89_1

◎ 藍晴

「土豪」這詞一直為中國人所熟悉,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土地改革時期,這是指一群為富不仁、剝削百姓的人。2013年,「土豪」一字在網絡上走紅起來,甚至比「高富帥」和「白富美」等群體標籤更紅。百度貼吧(百度公司開辦的網上論壇)公布了網友投票選出的「2013年度網路最流行十大熱詞」,其中「土豪」以77.7%的投票率位列榜首。「土豪」這詞含有貶義,最簡單的解釋就是「土氣的富豪」,多用來形容那些有錢又很愛炫耀的人,也形容花錢無腦的人。

從「暴發戶」、「媒老闆」,到如今的「土豪」,這些稱謂與群體標籤,本質都是社會上人們對「有物質無文化」、「有金錢無素質」、「有奢侈品無品質」群體的一種抵制和鄙視。

資料來源:互動百科(http://www.baike.com)

中國代禱之頁

「兒童」免進!

「這裡有一間教會,門口掛著一個牌子:『禁止兒童進入』。這是因為該教會的牧者認為兒童到教會會妨礙成人聚會。就這樣,教會不讓兒童進入,也就沒有開展任何兒童事工。不僅信徒的兒女無法參與聚會,區內兒童都無法進入教會認識主。同行的一位培訓導師看到這境況,心急如焚,立即與這教會的教牧同工傾談,分享聖經中有關培育兒童的真理,希望他們能及早改變。」(本會同工分享)

一間不讓兒童進入的教會,難以培養敬虔的下一代,也難以看到教會的未來。求主引領這教會看到禁止兒童進入教會的錯誤,並早日取消這規定。目前內地仍有一些教會教牧基於種種原因而不開展兒童事工,求主改變這情況。

 

缺乏培訓的主日學老師

「這間教會的兒童主日學老師缺乏培訓,老師在給孩子吃糖果後,竟然讓他們唱詩歌。孩子嘴裡含著糖果來唱歌,實在太危險了!另外,老師往往用成人的思維方式/詞彙來教導孩子,孩子不能明白。這種教導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這些老師應該盡快接受教學培訓。」(本會同工分享)

兒童主日學老師需要得到培訓,才能有效地教導孩子在真理上成長。目前很多老師有事奉熱誠而得不到適切的培訓,求主差派更多工人前往內地各處開展兒童主日學老師的訓練課程,好能祝福教會的下一代。

 

提升講道的水平

「我以前在講道時沒有甚麼主題,當拿到一段經文,經過自己的理解後,就按領受講,並沒有抓到聖經所要講的。但經過幾次釋經講道學訓練後,我就開始小心處理經文,抓住聖經論點而講。我學會先寫個講道大綱,並會在網上平台與其他同工一起討論,互相點評。講道內容不能偏離聖經,聖經真理佔大篇幅。講道完後,我會填一個評估表,看看哪兒需要改進,內容是否符合聖經,真理表達是否清晰,會眾聽後感受如何等等,再讓網上眾同工一起點評。釋經講道法能讓我們更好地去組織和思考,希望教會的下一代領袖可以參加此類型的講道學習。」(西南區教會曾弟兄分享)

以往偶然聽到內地牧者的講道猶如靈修分享,沒有講道重心之餘,更是隨己意解釋經文,無法建立信徒的聖經根基。今天喜見更多教會同工已接受講道培訓,能掌握正確的講道法。請為更多內地教牧能接受正規的講道培訓禱告,讓神家有更多按著正意分解真道的講道者,建立對聖經有正確認識的信徒群體。

 

難以取捨的決定

「我們這裡美麗的自然生態環境漸漸為外人所知,旅遊業開始發展興旺。在這裡教書的老師正面臨心理衝擊,因為他們一個月辛辛苦苦教學才掙兩千多元,比不上在旅遊旺季擺一天地攤掙一千元。面對教學的抱負和經濟的豐富,我們做老師的,實在難以取捨。」(西南地區的一位老師分享)

為這些在教學崗位上堅守的老師禱告,求主保守他們的工作和經濟需要。內地各處的經濟正在快速發展,豐盛的物質生活成為不少人的追求目標,求主保守人們仍有單純高貴的精神生活追求。    

 

社會上的「土豪」

「土豪」這詞被討論得火熱,現在網絡上通常用來形容「無腦消費」的人,也用來嘲諷一些有錢又很喜歡炫耀的人。他們的消費模式也是很多人所熱衷和關注的,例如,網上報導有內地「土豪」以500萬現金作為女家聘禮,一束束的新鈔票舖滿了一桌,在女家「陳列」了一天一夜。又有另一個「土豪」(打扮樸素的大媽)帶著滿袋子的金條,到了一個車展,買了一輛價值500萬的新款豪華轎車,震驚全場。也有「土豪」老闆把十輛「奔馳」轎車當作年終獎送給工作表現優秀的員工。(消息:新華網,2014年1月2日)

自古以來,「土豪」是有錢有勢、橫行霸道的一群,為百姓所仇視;但有一些內地社會專家分析,目前人們正由「仇富」變為「傍富」,主張與「土豪」交朋友,其實骨子裡仍在嘲諷「土豪」。社會上「崇尚物質,厭棄貧窮」的情況愈來愈嚴重,求主保守教會在這種風氣下仍能溢出基督的香氣,在社會上作美好而有力的見證。

 

昂貴的生活成本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2013年11月全國70個大中城市住宅銷售價格變動情況: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這些一線城市的新建住宅價格,已連續3個月同比漲幅在20%以上;廈門、南京、西安、武漢等26個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價格同比漲幅達到或超過10%。政府的樓市調控措施未能達標。(消息:新華網,2014年1月6日)

內地樓市長期過熱,政府調控措施的力度不足,城市人置業變得難上加難,促使不少中下階層購買小產權房(不能辦理合法房產證的房屋,無法合法自由買賣)以求安居。請為內地的樓市和住宅問題禱告,因為房屋已造成居民的沉重生活成本。

 

中國事工研討會2014 –強國形象與福音事工的出路

 

320 banner_official_ ccl front page

講題:強國、軟實力、境內外宗教互動

快速的經濟發展帶來強大的國力,教會的發展能否並駕齊驅?

傳統的事工方式如何延續、更新?

站在十字路口的境外中國事工伙伴,您需要前進的指引嗎?

關心中國教會發展的主內肢體,想瞻望未來事工發展的情況嗎?

誠邀您們抽空赴會!

講題焦點:

*中國努力達成經濟上超英趕美,傳統的中國事工如何延續?

* 「大國崛起」如何影響當前中國事工的策略?

*甚麼是「以受眾為中心」的服侍?如何在中國事工上實踐?

*境外堂會在當前大國形象下如何推動、關心中國教會?

 

講員:陳劍光博士 (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執行幹事)

主持:郭偉聯博士(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回應:呂慶雄博士(福音證主協會副總幹事〔培訓〕)

日期:3月20日 (週四) 時間:晚上7:30-9:30

地點:基督教尖沙咀潮人生命堂(九龍尖沙咀寶勒巷25號)

費用:全免(名額有限,報名從速)

主辦:福音證主協會

贊助:開心基金會有限公司、國際仁愛基金會

支持機構:香港差傳事工聯會、中國福音會、世界福音動員會(香港)、

前線差會、香港亞洲歸主協會、重建援助有限公司、

心暖心輔導中心

查詢:2725-8558(王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