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會的寶

同行者言88_11

◎ 呂慶雄
副總幹事(拓展及培訓)
所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中國內地教會在上世紀的發展過程中,如果沒有老牧者的忠心榜樣與信仰原則的堅持,今日教會的質與量可能不一樣。

2013年8月3日,廣州大馬站的林獻羔牧師息勞歸主,除了懷念他(詳情可參看https://cclchina.wordpress.com/2013/08/16/samuellamb/),我也想到過去曾接觸過不少忠心主僕,他們曾經給我不少鼓勵。每當在事奉上遇到難阻時,想起他們的話、他們的堅持、他們的生平,就讓我看到甚麼才是事奉。

新疆的陳牧師,我最後跟他見面是2008年。九十多歲的老牧者,身體雖然不太好,但每次聚會必定準時坐在前排,聽罷後輩的講道,有鼓勵,也有指正。他沒有接受過正規神學訓練,是自學成長的一代。他留下其中一個榜樣,是好學不倦,我從他身上看到停止學習便停止成長。而且,他與另一位年紀相仿的老牧者同工半世紀,從不爭執,從未分裂!彼此謙卑順服,樂意按恩賜配搭。

約十年前我有幸認識馬馬可牧師,他是上世紀40年代「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運動的推動者。他看到異象,就鼓勵年輕同工獻身前往西北,自己則在背後為這些前線同工張羅所需資源。後來因為內戰令他無法成行,晚年居於重慶。我探訪他時,他已患上腦退化,近的記不了,遠的忘不了,還在唱當日由他創作、推動西北地區宣教的「遍傳福音團」團歌。他讓我看到甚麼叫忠於使命。

雲南的朱姊妹,八十多歲來到一個國有企業開荒佈道。我認識她時,她103歲,建立教會已25年。雖然她不能像以往般講道探訪,但每日早上定時到教會為教會發展及弟兄姊妹的需要禱告,以行動教導我們以雙膝(禱告)來服侍。

還有貴州的唐牧師,他一生在山區小鎮培育門徒。年輕時跟隨宣教士學醫,改革開放後自設診所,收入全數資助專為少數民族教會開辦的聖經學校。除了自己教導學生外,還派他們到不同的地方受訓。這些年輕的同工去大城市學習,卻沒有留戀大城市的繁華和舒適,甘願回到這近乎與外界隔絕的山區服侍,把培育門徒的責任一代傳一代。唐牧師所留下的遺產,不是金銀樓房,而是為天國培育精兵的使命。

居於蘇州的黃長老,他來自台灣,退休後定居於蘇州附近的小鎮,終其一生都關心教會發展及後輩的成長。還記得當年探望他時,他介紹我認識不同的年輕同工,以稱讚作為介紹同工的方式。不同年齡及背景的同工對黃長老都讚不絕口,稱讚他忠心事主的榜樣,寬容的個性,及按教會需要引入資源。

還有一些仍居於冰天雪地、窮鄉僻壤和沙漠邊沿的老牧者,年過九旬仍心繫天國使命,天天為中國教會及普世福音工作禱告。他們心裡只想著:「願祢的國降臨」。因著這些見證人,我發現今日我在事奉上遇到的難處,算不上是挫敗,更不配稱為困境,只能說是少少的障礙,大大的祝福。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中國教會的寶

  1. Reblogged this on 老鷹翱翔 and commented:
    原來我數月來都有寫關於中國教會的分享文章。這一篇是關於我曾接觸,又受他們影響的老牧者。他們不是完美典範,但許在地方都是我們在事奉過程中的榜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