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見證─跨文化事工(下)

展望中華專版1wordpress用

上次作者分享了在「天時」及「地利」上,上帝如何帶領他進行跨文化事工,今次且讓我們看看上帝如何賜他們「人和」,見證主的大能。

人和
領受了上帝的「天時」及「地利」後,這幾年來我開始憑信心,摸著石頭過河,漸漸把工作焦點從大城市及東海岸,轉移到中國邊疆。但這不是與大城市及東海岸的教會切斷關係,而是從新的角度看他們與邊疆教會的關係!

焦點轉移後,上帝就賜我們「人和」。以前我服侍過很多散布在邊疆的肢體,但在我的概念中,他們是「邊緣人物」。因為自己能力有限,所以我不會把重點放在他們身上。但現在,我反過來把最大的精力投放在他們當中。然而,只有上帝才能真正帶動他們進行「跨文化工作」。

結語
以「邊疆」的眼光重新看我的工作範圍,就發現了一些「非地理」領域。例如,上帝在一次聚會中深深感動我妻子去服侍聾啞族群,這是社會的邊緣群體—我們「正常文化」的福音使者很難接觸他們。

服侍上帝,順服比好主意、創意及所謂的策略/計劃更重要。順服使我們走在祂的旨意中,我們所遇到的爭戰都是祂預備我們去得勝的!行在祂的旨意以外,我們就要敗陣累累了!

您的回應
地理上的「邊疆」和族群上的「邊疆」充滿著機遇。請支持跨文化事工!

一、 禱告記念挨著中國邊疆共有十五至二十個「鄰國」的需要。
二、 關心內地邊緣群體的服侍,如:聾啞族群。
三、 奉獻支持本年度的跨文化事工經費—港幣五十萬元,包括交通、食宿、培訓材料費及同工薪酬。

請登入「證主」網頁「奉獻支持」,選「中國教會事工」 。

作者:林中木【研究與訓練幹事】

我的見證─跨文化事工(上)

展望中華專版1wordpress用

蒙上帝恩典,在全職服侍前,我在職場上幹了二十五年「策略性計劃與管理」(Strategic Planning & Management)。把經驗融入培訓傳道人的課程中,多年來看到許多傳道人和他們的團隊因此更新,走進上帝的呼召和異象裡。

天時
2010年秋季,我花了一段時間尋求主的引導,求祂指示我在中國未來幾年的工作方向。主清楚指示我:「你到邊疆去看看……」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驚訝,接下來就開始疑惑:「我這些年來走了不少地方,包括許多鄉下農村、貧窮落後的地方,但基本上從來沒有考慮到中國的邊疆地區,這些地區到底有多重要?」

地利
當我順服地計劃好中國邊疆的行程。接著幾年,我已經走過一些具代表性的邊疆地區,以下提出三個策略性的重點:

第一,邊疆的教會資源相對匱乏——貧窮、對真理的認識薄弱,大多數的邊疆教會信徒,從來沒有見過外來的培訓老師,有許多地方還不能人人都擁有一本《聖經》!

第二,邊疆教會擁有「自然的」跨文化事工潛能等著我們開拓—他們當中有許多親友在國界的另一邊!他們熟悉兩邊的文化,長年累月往返兩邊互相探訪。在許多地方,他們這種活動早已不知不覺地「跨文化」,在鄰國建立起教會來。

第三,在某些偏遠地方,我發現有少數的邊疆團隊及教會,雖然少有外來培訓老師到訪,卻常常差派同工及正在崛起的年輕領導,到大城市(尤其是東海岸城市)去學習,他們有向鄰國傳福音的異象,許多年青人正積極準備有一天被差派出去。(待續)

您的回應
地理上的「邊疆」和族群上的「邊疆」充滿著機遇。請支持跨文化事工!

一、 禱告記念挨著中國邊疆共有十五至二十個「鄰國」的需要。
二、 關心內地邊緣群體的服侍,如:聾啞族群。
三、 奉獻支持本年度的跨文化事工經費—港幣五十萬元,包括交通、食宿、培訓材料費及同工薪酬。

請登入「證主」網頁「奉獻支持」,選「中國教會事工」 。

作者:林中木【研究與訓練幹事】

中國代禱之頁:為少數民族福音事工禱告

少數民族

中國內地55個少數民族總人口大約一億,但是目前少數民族的基督徒只有不到200萬,而有些族群更沒有信徒。少數民族教會要進一步發展,一方面要重視培訓教會工人;另一方面,需要鼓勵內地較早發展的教會,差派信徒前往中國西南及西北的少數民族地區,實踐跨文化宣教的服侍。(綜合報導)

求主賜福少數民族的佈道服侍,感動信徒(特別是內地信徒,有助持續關心牧養)進入不同的民族中宣揚福音。也求主帶領少數民族教會的發展,求主幫助教會突破困難,同工能獲得更多裝備和生活供應,長期委身服侍。

追思戴德生牧師——一生常在基督裡(下)

pic1
戴德生夫婦的墓已遷至右邊正在興建的鐘樓地庫內,地面將建設戴德生紀念館。

(戴德生牧師的)墓碑找到了,十年前「證主」多位同工也曾前往鎮江教堂考察。可是,戴德生夫婦合葬的陵墓仍然失落。直至2013年2月,在拆除舊樓房時,令昔日的愛橋公墓重現。戴德生後人憑著記憶中的位置、一塊中文墓碑、英文墓碑的殘缺底座,確定了是戴氏夫婦合葬的墓址。更感恩的是,因昔日在戴氏夫婦墓址上所興建的是貨倉,其廣闊地基沒有壞他倆的骸骨。

2013年夏季,戴德生夫婦的陵墓遷至正在興建的鎮江基督教宣德堂,並同時舉行追思會,同心向這位“A MAN IN CHRIST”(他一生常在基督裡)的先輩致敬。

感謝主的引領,宣德堂現正興建一座鐘樓:地底是戴氏夫婦的陵墓,地面將建有戴德生紀念館,讓信徒能追思戴德生的委身服侍,預計明年(即紀念內地會創立150年時)落成。

心靈上的追思,行動上的承傳,讓戴德生擁抱中華的心不斷延續擴展,薪火相傳!

註:「福音證主協會」是由「中國內地會出版部證道出版社」及「中國主日學協會香港分會」合併而成,「證主」的成立同時傳承了內地會的使命,以培訓和出版傳遞和實踐。

(內容撮自96期《展望中華月訊》文章〈追思戴德生牧師〉)

作者:鄧兆柏(總幹事)

追思戴德生牧師——一生常在基督裡(上)

戴德生夫婦的陵墓安葬在這地下室內
戴德生夫婦的陵墓安葬在這地下室內

筆者於十年前(即2004年)曾到江蘇鎮江,了解到戴德生後人打聽墓址之心情,有希望,亦有失望……追想影響中國深遠之戴德生,死後,經歷大戰,文革……墓址失落,實在惋惜!

但大家對戴德生的追思沒有停止,反而秉承其精神,在不同困難下,仍作出捐贈和推展中國教會事工的服侍,「證主」更努力在國內出版其自傳,在九十年代末,開始籌備《戴德生—摯愛中華》的出版,想不到困難重重。當時內地對出版宗教書籍抱有懷疑態度,加上書中內容有關外國人在華的事蹟,所以普遍都不敢碰,筆者先後走訪多間出版社都婉拒。感謝神,超過八年的努力,這書終在內地順利公開出版,口碑很好。

今年再次到訪鎮江,看著戴德生墓碑,不禁追思起他的一生……他於1854年從英國來華,其後建立「寧波差會」,並於1865年改名為「中國內地會」,確立為以中國內地省份為對象的傳教組織。1905年,戴德生死於湖南,遺體後來運往鎮江市,與元配瑪莉亞同葬。1988年,戴德生曾孫戴紹曾和妻子及江蘇鎮江教會的胡士輝牧師,在鎮江昔日英國領事館遺址奇跡般地發現戴德生墓碑,該址現位於鎮江博物館內。墓碑完整無缺,相信是得到昔日工作人員的保護和收藏,縱然經歷文革歲月,也沒受破壞。其後,墓碑轉存於鎮江教堂,但沒有作公開展覽。(待續)

(內容撮自96期《展望中華月訊》文章〈追思戴德生牧師〉)

作者:鄧兆柏(總幹事)

中國代禱之頁:求主保守高中信徒的成長

 

SONY DSC

暑期過後,唸高中的信徒陸續從家鄉出發往各省各市升學。高中生重投住校生活,為高考作準備。高考的學習內容以學術為主,忽略情緒管理、個人成長、人際關係、壓力處理等課題。他們生活在外,缺乏親人的導引,也沒有教會的支援,學習、生活和信仰的衝擊,對年輕小伙子著實不易。

求主保守這群青少年信徒,能以基督教價值觀,在生活難題和信仰疑感上,作出合神心意的決定;也祈求恩主帶領他們,持守追求屬靈成長的心,並在身處的環境為主作鹽作光。

 

 

神州情季禱會於10月7日圓滿結束

20141007_204326

感謝主!神州情季禱會於10月7日圓滿結束,主題為「牧養山區教會 – 苦中有恩典」,讓各參加者了解內地教會的需要。

講員王牧師分享道,教會在八十年代重新開放時,信徒熱烈地湧來教會,大家渴求聽到福音。

近年,邊遠地區教會卻把重點放在建築一幢幢華麗的教堂,信徒不見增長,教牧和傳道人的生活和薪金也沒有保障。神學院畢業生到教會服侍,第一任務不是教會的事工,反而變成建築工人,參與興建,正常的教會工作也得擱置。這些邊遠地區較少受惠於中國經濟發展,年輕人紛紛離開,往城市賺錢生活。結果,這些教會只剩下老人、留守兒童和少量的婦女。

王牧師呼籲我們為這種「本末倒置」的現況禱告,除了必須的教堂建築外,大家應該更注重人才和資源,才有高質素的傳道人來服侍和牧養信徒,教會才能健康地發展起來。

懇請繼續記念內地邊遠地區教會的需要,願主賜福內地教會茁壯成長。